久久精品99国产精品日本_国产亚洲欧洲aⅴ综合一区_国产午夜鲁丝片AV无码免费_日本少妇xxxx做受

蘭州科林生物醫藥有限公司
登錄名: 密碼: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圖片新聞 圖(tu)片(pian)新聞

一個癌細胞的奮斗史

 

 

一個癌細胞(bao)的奮(fen)斗史

 

(一)引子:酒是這世上最好的東西

    每當我獨自呆坐著,看著我的手下大口喝酒,大塊吃肉的時候,我的大腦中就浮現出那些年,我追過的詩句。
   我十八歲出門遠行,決定要走一條別人沒走過的路的時候,最喜歡李鴻章的“一萬年來誰著史,八千里外覓封侯”。那時我初生牛犢不怕虎,在人前總是表現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可是說實話,心里還是虛的。所以最需要的東西就是一個信念,哪怕是錯的。就像現在上非誠勿擾的很多嘉賓,上節目之前喝上半瓶二鍋頭壯膽。李鴻章這句詩,就是我的半瓶二鍋頭。二鍋頭名如其酒,土氣卻豪邁。
   我闖蕩出點名氣,手下也有一幫誓死效忠的弟兄的時候,我最喜歡的是唐朝和尚貫休的“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光寒十四州”。初具規模,嶄露頭角,意氣風發。在別人看來,真有如公瑾當年,雄姿英發的風采。可是我自己心里有苦不敢輕易流露。所謂槍打出頭鳥,那時我羽翼未豐,看來雄壯,可是根基未穩,如果被發覺,那我的雄圖霸業就折戟沉沙了。我那幫愣頭青的手下根本無法領會我的心情,我也不能告訴他們。“大男人,不好做,再辛苦,也不說,躺下自己,把憂傷撫摸。”所以,我還是需要酒。不過這時候需要對酒長歌,當風舞劍,把我的一腔心事化作對手下無盡的鼓舞,于是我選五糧液。人到了什么時候,帶什么表,開什么車,站什么隊,喝什么酒,是不能錯的。
    現在我喜歡的是朱元璋的“殺盡江南百萬兵”。我雙手沾滿血腥,殺人無數,因我而死的人就更多了。我早已到了屹立于群山之巔,笑傲天下的地步了。可是我的一生也要走到盡頭。于是我常常一人獨酌,不是李太白的舉杯邀明月,而是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哦對了,忘了介紹了,我是一個癌細胞,一個出生入死,終于形成腫瘤的癌癥干細胞(Cancer stem cell)。我今天講述的,就是我的奮斗史。如果您感興趣,不妨也斟一杯酒,慢慢地聽我講故事。古代有漢書下酒,我相信,我的故事,可能比漢書還要有趣呢!

 

 

(二)初夏午后(hou),天邊(bian)心(xin)上(shang)的(de)命(ming)運交(jiao)響曲


   陳涉少時,嘗與人(ren)傭(yong)耕(geng),輟耕(geng)之壟上,悵恨久之,曰(yue):“茍富(fu)貴,無相忘。”傭(yong)者笑(xiao)而(er)應曰(yue):“若為傭(yong)耕(geng),何富(fu)貴也?”陳涉曰:“嗟乎(hu),哉!”

——史記(ji) • 陳涉世家


   很多杰出人物在很小的時候就表現出過人之處,比如遠大的志向,不同常人的智商。但是,我小的時候,平凡的不能再平凡。我只是在帝國乳腺上皮里面默默無聞的一個前體細胞(Luminal progenitor)[sup]1[/sup]。
    在雞舍里面長大的鷹,不會想到飛,可能就接受了自己是雞的事實,除非某種情況下他意識到了自己和別的雞的不同。
   出生后不久,我就意識到了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我不能和我的朋友一樣修復DNA!
    我們每個細胞出生時都在體內安裝了一套叫做DNA的系統,這個系統就像時鐘一樣精確設定了我們每個細胞的命運。逍遙派的生死符,魔教的三尸腦神丹,甚至苗疆蠱毒都是進入身體潛伏的厲害手段,都能讓人生不如死。可是和DNA相比,他們都是小菜一碟。DNA能支配我們的生老病死,喜怒哀樂。更討厭的是,這些DNA很脆弱,天上的日光,地下的射線,塞外的美酒,江南的云煙,馥郁的芳族胺,誘人的長春蔓,外來的病毒,內在的反應原[sup]2[/sup],都能輕易擊碎DNA。所以,我們每天除了自己的本職工作,還要隨時注意我們體內的DNA,一旦出錯,必須及時糾正。這個任務是非常巨大的。拿我來說吧,每天需要處理1000到1000, 000個的DNA損傷[sup]3[/sup]。最不公平的,就是如果我們放任這些損傷的DNA,那等待我們的,就是死路一條,然后那些國安局的免疫細胞就會請我們出去喝茶,借機把我們吃掉。每天,每個細胞都誠惶誠恐,疲于奔命。而我發現,不管我怎么努力,也沒有辦法像我的朋友那樣修復DNA。
    就像楊玉環出生時是帶著玉環,賈寶玉出生時帶著寶玉一樣,我出生時也帶著一樣杯具:BRCA1突變[sup]4[/sup]。因為這個突變,我先天不足,很難修復應接不暇的DNA損傷,更何況每天1000到1000, 000的DNA斷裂!
   由于我的家族都是如此,國安局已經注意我們很久了,我的祖父,父親,還有幾個哥哥都已經被請去喝茶了,再也沒有回來過。我很清楚他們的命運。每次在街上碰到腦滿腸肥的國安局巨噬細胞(Macrophage[sup]5[/sup]),看著他們打著飽嗝,簇擁著招搖過市,我仿佛看到了爺爺父兄他們的冤魂在空中飄蕩,真想沖上去和這些垃圾拼了。可是最后我還是忍住了。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我要忍!
   因為知道遲早有一天我要步父兄的后塵,我就盤算如何改變我的命運。想要活著的欲望異常強大,我就每時每刻都在思考。
   很久以前,我就聽說過癌細胞。那是細胞帝國的另類,沒有人可以談論他們。一方面是因為帝國禁止,另一方面也是大家談癌色變,因為聽說他們會吞噬掉所有其他細胞。每次談到這些癌細胞,大家都用you-know-who來代替。盡管在歷史上,他們從來沒有長時間統治過帝國,不過,即使是驚鴻一瞥,也足以流芳百世。我就整天想著,大丈夫與其坐以待斃,為什么不奮力一搏,成為一個癌細胞?即使功敗垂成,也遠好過這么默默無聞地死去。
   我和我的好朋友聊過癌細胞。不過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們我的對死亡恐懼和想成為癌細胞的夢想。一來是所謂良工不示人以樸,事成之前,我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二是擔心這種事說出去引起國安局的注意。所以我總是小心地打探消息。我知道我家族的很多細胞不足以成大事,在他們看來,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能夠扛到自己大限到來的一刻,溶入生命的烘爐,就是足以自豪,了無遺憾的一生了。我主要從小紅那里打聽消息。
   小紅是我的一個好朋友,他是四處游蕩的紅血細胞[sup]6[/sup]。小紅名字很娘,卻是個爺們,走過南,闖過北,見多識廣。最重要的是,他一直就很佩服我,對我知無不言。我向他問起癌細胞的事,他似乎有所警覺,怕我出事,就挑一些來嚇唬我。比如說某年國安局的免疫細胞殺了多少癌細胞啦;某年整個乳腺癌的老巢被端了;某年一種外來的神秘放射線鎮壓了無數肝癌細胞的起義啦;某年頭頸癌被一種致命的病毒消滅了,等等[sup]7[/sup]。小紅特別強調,前幾天一些肺癌細胞被畫成圖像貼在各地的路口,那些有EGFR突變DNA[sup]8[/sup]的肺癌細胞被一抓一個準。
   這最后一條確實把我嚇了一跳。以前帝國一直是寧可枉殺一千,不可錯過一個,看到癌細胞就干掉。可是這樣的做法激怒了很多細胞,后來帝國也有些收斂。因為這種情況,渾水摸魚還是有機會的。現在好,肺癌細胞都被人家畫影圖形了,以前還有投鼠忌器一說,現在真是無所顧忌了。這個得好好想想。我心里暗暗的說。和小紅的談論總是給我很多益處。多年后,我悟出了影分身的功夫,多次躲過我的畫影圖形時,就是始于和小紅的這次談話。
   從小紅那兒里,我斷斷續續的了解了真相,想要成為癌細胞,并不是那么難。只要我能積累足夠的突變,我就可以成為癌細胞!我有得天獨厚的條件:藏身于luminal progenitor細胞之中,這里生活節奏非常快,很容易積累突變;我有BRCA1突變,這樣我就能把DNA的損傷輕易轉化為突變。
   多年以后,在一個令人慵懶欲睡的午后,我遇見了小紅的孫子,小小小紅。小紅家人都活不長,他們只有120天的壽命[sup]6[/sup]。小小小紅知道我的經歷,問我:
“癌細胞爺爺,您對自己的一生后悔么?如果再給您一次機會,你會走上這條成癌的路么?”
    我告訴他我不知道。其實,我當初根本沒有選擇。為了活下去,只能一步步往下走,哪管明天是晴是雨?走到今天,我原來以為是我的努力和拼搏造就了我,最近才意識到,我的DNA早就決定了我的努力和拼搏。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這些事情,只能活120天的小小小紅怎么能知道呢?告訴他也沒有用。他像他爺爺一樣善良,快樂,整天四處飄蕩,我沒有必要告訴他這些事。
   我擁有成為癌細胞的天然條件,可是我還在等。可以說,萬事具備,只欠東風。我在等我的東風。
   我的東風就是帝國的十四周年慶典[sup]9[/sup]。那天,所有的細胞都會很活躍,不會注意到我,我就有機會行動了。
   等待是漫長而寂寞的,不過我知道,只有忍受住了暫時寂寞,才能有一飛沖天,睥睨四海的時刻。不過我也沒有閑著。我明白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的道理。我做了兩件事:
第一:廣交朋友。我和周圍的朋友打得火熱,什么免疫細胞,纖維原細胞(Fibroblast),內皮細胞(Endothelial),Pericyte 細胞[sup]10[/sup],我盡量和他們搞好關系。我不奢望他們能幫我,只要在關鍵時刻不拉我后腿就成了。
第二:苦練分身術。積累突變需要DNA損傷,可是DNA損傷后,馬上會啟動修復,國安局的維修隊會迅速出現,修復損傷。那樣我就功虧一簣了。我注意到一點,修復隊的人很懶,他們不看DNA序列是否和以前一致,他們看得是成對的DNA是否配對,只要配對,即使DNA和原來不一樣,他們也不在乎。意識到這一點之后,我就練習分身術,因為只要我分身夠快,就能保證兩條DNA鏈一致,而且含有很多突變的DNA[sup]11[/sup]。
   另外,我還隨時和小紅保持聯系,讓他給我通報最新的情況。確實有所收獲,小紅的朋友視網膜細胞和鼻粘膜細胞說最近狂沙漫天,一種稱為PM2.5的煙塵逼近帝國,國安局已經出動大范圍搜捕癌細胞了,另外帝國所在星球外一條大江充斥這漂浮的死豬,空氣令人作嘔[sup]12[/sup]。
   眼看到了十四周年慶典,此時不動,天理難容啊!這天萬人空巷,異常熱鬧,無數細胞摩肩接踵,歡慶周年。國安局的細胞都變得異常躁動,有點力不從心的監視著熙攘的人群。突然,霧鎖長空,云壓四野,空氣中彌漫著沙塵和豬身上的味道。就像麥子拔節時的咔咔脆響,我身體里的DNA在加速斷裂,密集的斷裂聲像一個個音符,正在奏響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命運。我表面上故作鎮定,內心真如翻江倒海!
   我知道,從今天起,我的一生就改變了!

 

注釋與參考      
[1] 一般認為,乳腺癌起源于Luminal progenitor細胞。Cells of origin in cancer. Nature Volume: 469, Pages: 314–322, Date published: (20 January 2011).   
[2] 天上的日光:UV;地下的射線:X-ray;塞外的美酒:Alcohol:江南的云煙:Tobacco;馥郁的芳族胺:Aromatic Amines;誘人的長春蔓:Alkaloid from Vinca;外來的病毒:Virus;內在的反應原:Reaction Oxygen Species。這些都是誘導DNA損傷的物質。
[3] 每個細胞每天面對的突變從1000到100萬不等。DNA repair. Wikipedia.
[4] 某些基因的突變會導致DNA損傷修復的能力下降。這些基因包括BRCA1,BRCA2,ATM等。BRCA1. Wikipedia.
[5] 巨噬細胞可以消滅外來的抗原,也可以消化吸收自殺的細胞。Macrophage. Wikipedia.
[6] 紅細胞,壽命120天。Red blood cell. Wikipedia.
[7] 免疫室癌癥第一道防線。突破防線的癌癥治療上主要是放療,化療。Mastectomy. Wikipedia.乳房切除術,用作乳腺癌治療或者預防。
[8] 靶向治療是最新的癌癥治療手段,副作用小。EGFR的突變在肺癌中較常見,一種T790M的突變被設計來靶向癌癥。
[9] 乳腺癌的發病率和初潮時間相關。月經初潮越早,風險越大。這是因為發育活躍的乳腺更容易癌變,青春期乳腺活躍的階段被稱為乳腺癌的易感窗口期(windows of susceptibility)。世界平均女性初潮在14歲,東方人比西方人晚。美國是12.5,英國是12.9. Menarche. Wikipedia.
[10]
微環境(jing)影(ying)響腫瘤形成。這些(xie)細胞都和癌癥有千絲萬縷的關(guan)系。Hallmarks of Cancer: The Next Generation. Cell , 646-674, 4 March 2011.
[11] 一般來說,DNA損傷會被修復,突變不會。突變指的是有不同于正常序列的DNA,但是只要兩條鏈正確匹配,就不會被修復。突變會積累下去。
[12] 沙逼北京,豬投上海。事實上,沒有文獻明確研究了PM2.5,環境污染和乳腺癌等疾病的相關性。盡管我們知道一定存在聯系,但是證明起來還很困難。

 

(三)小(xiao)紅論酒


        慶典前的一天,小紅拎了一壇酒來找我。紅彤彤的臉上,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帶著一副狡黠的神情。
        “魯大哥,猜猜我今天帶什么酒來了?”
        我們居住在魯家莊(魯米諾細胞,Luminal cells ),所以都姓魯;我父兄去世后,我排在前體細胞(Progenitor)第一號,所以名字叫前一,又因為我有勇有謀,在眾人之上,大家都覺得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所以都叫我魯千一。想到日本戰國時老辣深沉的德川家康乳名就叫竹千代,有個千字,我也就坦然接受了這個名字。當然后來為了不引人注意,保持低調,我把千一改成了謙益。清朝有個沒有氣節的文人錢謙益,用他的名字做掩護,大有劉玄德種菜韜光養晦之意,不過那是后話了。
        小紅一般就兩種臉色:高興時,鮮紅色;不高興時,暗紅色[sup]1[/sup]。看他那高興的樣子和神情,就知道是想考考我。看看那個酒壇子,好像有些年頭了,透著一股中國風,莫非是中國的酒?轉念一下,這小猴兒肯定給我下套呢!仔細一聞,似乎混合著劍南春和威士忌的味道。
        “我說小紅,你這么好的威士忌,裝在劍南春的瓶子里,不怕串味么?真是暴殄天物!為了坑我,太下本了吧?”
         “早知道騙不了你,哎,就不這么倒騰了。嘿嘿。”小紅說著,從兜里掏出兩個大碗。打開酒壇子蓋兒,往碗里倒酒。霎時,濃郁的帶有煙熏味的蘇格蘭威士忌香味就飄灑在空中,恍如酒壇口一開,迎風飄舞起來一位風姿曼妙的煙熏妝蘇格蘭少女,讓我不由想起了Keira Knightley扮演的傲慢與偏見里面的二小姐伊麗莎白 • 班納特。
        “千一大哥,好久不見了,今天咱哥兩兒喝個一醉方休!”說著,小紅把碗遞給我,然后自己也把碗舉了起來。
        “正和我意啊,哈哈。小紅,你好酒如命,可是酒量,就差太多了,每次都是我背你回家。”說著,我倆舉起碗,也不碰一下,就一飲而盡。
        “好酒!”我不禁大贊了一聲。“小紅,真有你的,這瓶酒怎么也要十年以上吧?醇厚,清新,圓潤,綿柔,如夢似幻,真是好酒。”
        “十二年的蘇格蘭百齡壇威士忌,大哥你真是行家,怎么品出來的?”小紅很詫異地看著我。
        “我不是行家,不過這個卻很簡單。”我一邊倒酒一邊回答小紅。“那煙熏味泄露了天機。全世界只有蘇格蘭的麥芽威士忌有這個味道,因為蘇格蘭人用泥煤烘烤麥芽,所以用麥芽釀制的威士忌都有煙熏的味道。中國宋朝的蘇東坡曾自創一款叫做中山松醪的酒,因為制酒的時候會用到燃燒的松枝,所以也有些煙熏的味道,不過那種松香和這泥煤的碳香又是不同。”我又小咂了一口酒,接著說:“不但如此,我還知道這酒是純麥,其它谷物還有麥芽混合釀制的,純麥醇厚,谷物圓潤綿柔,麥芽清新,錯不了的。這酒哪弄的?”
        “I服了you!最近不是要舉行帝國十四周年慶典么?到處都在慶祝。我剛好去肝細胞哪里,那小氣鬼有很多好酒,居然只拿壇子底的一點劍南春來招待我。真是個賤男!我一生氣,臨走時要了那個劍南春的酒壇子,晚上我又偷偷回去了,悄悄進了他家的酒窖,把他藏得最嚴實的一箱酒都倒進這劍南春的酒壇子。臨走時哥們想,這是啥酒啊,藏這么嚴,看一眼標簽,說什么12年的蘇格蘭百齡壇。”
        “兄弟果然是高手,這活兒干得漂亮,來,為這壇酒,走一個!”小紅志得意滿,把一碗酒干了個底朝天。
        我拍手稱快。心里卻想,酒后吐真言,在這慶典之前,小紅來訪,我何不以酒為媒,從小紅那里了解天下大事?
        “小紅,我來問問你,你知道中國哪個帝王喜歡喝酒,哪個不喜歡么?”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你說說看?”小紅最喜歡聽我談古論今。
        “中國83個王朝,397個皇帝,大部分都喜歡喝酒。不過也有不大喜歡這一口的,東漢的劉秀就是一個例子。都是姓劉,東漢的劉秀整天忙于政務,勤政愛民;可那西漢的開國皇帝劉邦,天生的流氓,喜歡美女陪著喝酒,無酒不歡。”看小紅聽的津津有味,我問道,“小紅,你說這愛喝酒的劉邦和不愛喝酒的劉秀,哪個是好皇帝?”
        “當然是劉秀了!整天喝酒,怎么治理國家?”
        “哈哈,小紅,這你就錯了。在歷代開國皇帝中,東漢劉秀也算個人物,可是要和那劉邦相比,確是大大的不如。要論天下之亂,根基之淺,立國之速,劉邦真可謂是千古第一帝王。”
        “那這和喝酒有什么關系?”小紅不以為然。
        “當然有關系,東漢馬援是劉秀的大臣,他比較了漢高祖劉邦和光武帝劉秀,說劉秀不如劉邦,劉邦為人“無可無不可”,而劉秀喜歡管人,制定規章,而且他不喜歡飲酒。”
        “為什么呢?不喜歡喝酒就當不了好皇帝?”
        “話不是這么說,表面上看是喝酒,骨子里在“無可無不可”這5個字上,高祖恢弘豁達,能用度外之人,眾人也樂意為他所用,劉秀卻不能善始善終,后來制造了馬援的冤案。說到底,還是器量不夠。喜歡喝酒不見得個個大度,卻大多瀟灑不羈,不喜飲酒也有杰出之人,多數則常常不那么敞亮。你看那北喬峰,令狐沖,都是喜歡飲酒,又都是杰出的領袖。”
        “哦,明白了!那肝細胞雖然喜歡飲酒,確是小氣的很,似乎很難當皇帝啦?”
        “這個很難說。小紅,我的長處在于熟知經史,通曉權謀,可是說到見聞廣博,交友滿天下,和兄弟你比差遠了。不如你跟我講講如今的天下英豪,我們就從酒說起,你看如何?”
        “太好了!”小紅非常高興,激動得鮮紅的臉色漸漸發暗,可能是周圍的二氧化碳濃度逐漸升高的原因。他把一碗酒喝干,擦了擦嘴,又倒上一碗,放在旁邊,清了清嗓子,開始說起來。
        “我游歷天下,縱橫四海,遇見過英雄豪杰無數,對酒的喜好,確是大大不同。”
        “先說卵子,她母儀天下,儀態萬方,有風華絕代之姿,傾國傾城之貌,因為要厚德載物,孵育生靈,所以喜歡喝糯米和小曲釀制的西安稠酒。”
        “說得好,稠酒年代久遠,古代稱為醪醴,玉液,李白斗酒詩百篇,喝的就是稠酒,古代長安,今天的西安稠酒最為地道。酒精度數低,入口綿長,卵子細胞果然有品位。”我不由贊嘆。
        “再說精子,他睥睨四海,傲視蒼生,玉樹臨風,勢若奔馬。因為要自強不息,積極進取,喜歡喝霸道的高粱酒,最愛酒中之王,貴州茅臺。”
        “茅臺確是酒中之王,和蘇格蘭威士忌,法國白蘭地并列三大蒸餾酒,在中國則和瀘州老窖,山西汾酒并為中國三大名酒。宋朝黃庭堅寫到“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喝的可能就是茅臺呢!”我本人也喜歡茅臺,沒想到精子居然和我是一個喜好,看來此人不可小覷啊。
        “我們紅細胞,一生飄零,詩酒人生,長路寂寥,無處遣懷,無詩無酒,就是要了我們的命啊。有詩可無酒,有酒必吟詩。我們最愛的是日本清酒,也叫Sake。”
        “不錯!古代日本喝酒不過濾,稱為濁酒,范仲淹濁酒一杯家萬里,就是沒有過濾的酒,后來濁酒加碳,成為清酒,李白金樽清酒斗十千,就是過濾酒。清酒五味雜呈,象征人生的酸甜苦辣咸,小紅,清酒就是為你們而生的。”
        “說道人生苦短,其實我們不是最短的,各種T細胞兄弟為了對付帝國外的侵略,拋頭顱,灑熱血,生命稍縱即逝,真是義氣千秋,和他們相比,我算得了什么?這些兄弟飛揚勇決,慷慨激烈,最喜歡三蒸三釀的波蘭伏特加酒。”
        “伏特加入口辛辣如火,入胃猛烈似刀,非大丈夫不能痛飲。俄羅斯人以喝伏特加自豪,其它很多鐵血英雄,比如詹姆斯邦德,丘吉爾,甚至希拉里,都喜歡伏特加。T細胞兄弟飲酒做事,都令人肅然起敬。”
        “B細胞兄弟負責監控帝國的敵人,不敢痛飲,而且為人木訥,需要T細胞提攜幫助,每天小心謹慎,所以不喝烈酒,卻喜歡荷蘭杜松子酒,蘇格蘭威士忌,還有糖漿等混合而成的巴比倫海岸(Barbary Coast),以勉勵自己被帝國倚為長城的責任[sup]2[/sup]。”
        “真沒想到B細胞居然喜歡喝雞尾酒,很有情調啊,哈哈。小紅,我也是此道高手,只是苦于手中無酒,哪天你要是能弄來美酒,我保證喝到帝國最多花樣的雞尾酒。”我心里想的卻是,等以后我揭竿而起的時候,恐怕要和這T細胞,B細胞有一番惡戰,怎么好好用這伏特加和巴比倫海岸呢?
        “那可好了,改日一定來煩大哥你。”小紅接著自己的話頭。“神經細胞智慧高雅,頗為風流自賞,喜歡喝威士忌,而且非老牌的英國威士忌不喝,說體會的就是那份尊貴高雅。他家里藏了一瓶芝華士皇家禮炮,真想弄過來。”
        “皇家禮炮排名先于我們現在喝的百齡壇,不過名酒恰似絕代佳人,環肥燕瘦,各擅勝場,還看個人喜好,不見得有太大差別。小紅大可不必盜他的皇家禮炮,我曾經喝過美國肯塔基州的Bourbon威士忌,味道絕對不差,不妨弄點。肯塔基美酒名馬,兩皆佳妙,不過我倒寧可美酒,不惜名馬,所謂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說我心里去了。”
        “大哥詩酒風流,英雄本色。那肝細胞小氣得緊,有百齡壇不敢痛飲,平時卻愿意喝啤酒;脂肪細胞嫌自己太胖,倒喜歡喝點果酒,尤其是法國紅酒。”
        “有點意思,法國人貪吃好飲世界聞名,可是心腦血管疾病發病率在歐洲最低,被稱為法蘭西之謎[sup]3[/sup],其實謎底就在紅酒。”我看小紅滔滔不絕,興高采烈,于是就把話題轉了一下,裝作漫不經心的問:“小紅,那癌細胞喜歡什么酒?”
        小紅一愣,稍顯酒意朦朧的眼睛四處看了一下,確定沒有人在聽,才說:“大哥,你嚇我一跳,你怎么對you-know-who細胞這么感興趣呢?”
        “我只是隨便問問,你要是不知道,那就算了。”我故意將了小紅一軍。
        “我紅細胞是帝國的百曉生,怎么有我不知道的事?”小紅不服氣的說。“我今天就告訴你一個關于癌細胞天大的秘密!”

 

[1] 紅細胞攜帶氧氣時紅色,攜帶二氧化碳時暗紅色。
[2] B細胞結合病原體,分泌抗體,不要被T細胞激活。B cell. Wikipedia.
[3] French paradox. Wikipedia.
[4] List of distinct cell types in the adult human body. Wikipedia.
[5]
酒精的攝入和很多癌癥尤其是口腔,咽喉,食道,肝,以及女性乳腺癌相關。各種酒類幾乎都是弊大于利,即使是紅酒,也是如此,當然還存在一些爭議。

Type of alcohol consumed and mortality from all causes,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cancer. 2000 Vol. 133 No. 6 pp. 411-419.

 

(四)戰八哥(ge)的遺言


        “是什么呢?”我并沒有表現出太大的興趣,耐心等著小紅說出真相,自己也在暗自思考。
        “千一哥,你知道帝國流傳已久的戰八哥遺言么?”小紅沒有直接說出他所謂的秘密,話鋒突然一轉。
        我確實聽說過戰八哥遺言。我們魯家莊所在的帝國,只是蓋亞大陸里面微不足道的一個小國。有80幾億的類似的帝國分布在整個大陸。這些帝國每個存在不過百年,新陳代謝,此消彼長。幾十年前,一場戰爭席卷大陸里的幾乎每個帝國。遙遠的西方有一個戰八哥帝國,他曾憑自己在戰爭中的勇敢贏得過鐵十字勛章。這個帝國不僅武功鼎盛,文治也非常耀眼,贏得過蓋亞大陸的“糯悲兒”科學獎,以獎勵戰八哥帝國象糯米一樣悲壯地堅持在科學領域的一生。然而,戰八哥最著名的,是他在死前留下的一個神秘遺言。據說如果能破解這個遺言,就像精通武穆遺書一樣,能擁有統領千軍,橫掃天下的神奇力量。我并不知道這個遺言的內容,因為帝國禁止討論關于戰八哥遺言的一切內容[sup]1[/sup]。
        “我確實知道這個戰八哥遺言,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帝國禁止討論它,我私下也想過很久,卻不得要領。”
        突然我靈光一閃,一個想法瞬間進入我的大腦。“莫非這戰八哥遺言,和癌細胞有關?”我盯著小紅。
        “大哥聰明,確實如此。”小紅輕輕抿了一點酒,伸出大拇指,確認了我的推斷。“這戰八哥遺言,說的就是今天我要告訴你的癌細胞的秘密!”小紅很鄭重地對我說。接著,他深吸了一口氣,說出了這個秘密。
        “癌細胞笑傲江湖的功夫之一就是躺糾結指。戰八哥帝國在幾十年前的遺言里面,談到的就是這個秘密。因為和癌細胞有關,所以帝國對此噤若寒蟬。”
        “躺糾結指”這三個字平平淡淡,卻令我驚詫不已,這怎么可能呢?我們每個細胞有一門功夫叫羊麟華嚴功[sup]2[/sup],可以把吃進去的東西轉化成內力釋放出來。這門功夫分為十二層,開始十分淺易,練到最后卻威力驚人,有十羊十麟的巨力,和密宗的龍象般若功仿佛,其迅捷靈動,更勝于龍象功,佛祖當年鹿苑傳道,先說華嚴,后說般若,所以這門功夫被稱為羊麟華嚴功。這羊麟華嚴功是每個細胞的入門功夫,跟少林長拳一樣普通。但是這路功夫對氧氣需求很大。所以我們在氧氣很少的情況下,要靠消化葡萄糖用來積累內力,就是這躺糾結指[sup]3[/sup]了。這躺糾結指是在氧氣不足時候,大家躺著無所事事,非常糾結的時候用來積累內力的功夫,招式平平無奇,內力積累遠不如羊麟華嚴功,只有羊麟華嚴功的近二十分之一。雖然會在空中彌漫一股強酸味道,殺人于無形,可是一般人還是寧可用羊麟華嚴功克敵。躺糾結指附加酸霧這類元素攻擊叫酸糾結。有的時候也可以附加美酒,叫酒糾結,和醉拳類似,威力倍增。據說帝國外的很多異常古老的細胞就會酒糾結指。在帝國里,我從來沒有聽過以躺糾結指成名的人。
        看到我吃驚的樣子,小紅也深有同感。“大哥,說實話,我第一次聽到這個秘密也是大吃一驚。當時我就想,這躺糾結指不是什么厲害功夫,費力不討好,癌細胞如何克敵制勝?這功夫就普普通通嘛!”
        “小紅,你說的沒錯,這躺糾結指我也練過,招式平平無奇,只是在氧氣缺少的情況下比較占優勢,耗費葡萄糖極多,內力積累卻少的可憐,若論克敵制勝,絕對不如正大光明的羊麟華嚴功,我真不明白癌細胞怎么能靠它掃蕩天下?那戰八哥遺言可曾給出什么線索?”
        “戰八哥帝國傾舉國之力,廢寢忘食數年之久,一直想弄清癌細胞憑躺糾結指縱橫四海的秘密,可是一直不得要領,直到帝國消亡,所以遺言中也就沒有交待癌細胞的秘密。”小紅攤攤手,表明這是他知道的也僅此而已。
        “那這癌細胞的躺糾結指是酸糾結還是酒糾結?”我想知道更多癌細胞如何把平常的糾結指變成厲害的功夫的。
        “是酸糾結。帝國里面所有的癌細胞都是酸糾結。”
        平平常常的糾結指,居然是癌細胞的絕技,實在令人驚詫莫名。我的大腦里似乎有些線索,可是卻抓不到。我知道這時候越是想,越想不明白,索性和小紅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
        “小紅,聊了這么多的糾結指,天色已不早了,不如你我兄弟抵足臥談,目不交睫,你看怎樣。”
        “大哥,我還有事,最近帝國都在籌備慶典,我們負責后勤,供水供氣,工作量很大,我還要回去布置一下。我是沖著這壇酒,才忙里偷閑過來和你分享的。等我忙過這陣子以后再聚吧!”
        “那好吧,小紅,自家兄弟,我就不留你了,你保重。”
        “哈哈,大哥,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先走了,這酒壇子你留著吧,怪模怪樣的,放在床頭辟邪。”
        辟邪?兩個字電光石火般在我腦中閃過,立刻讓我聯想到辟邪劍法:糾結指本是平常的武功,卻成為癌細胞的絕技;辟邪劍法也是平常招式的劍法,可是一旦輔以內功心法,就如鬼似魅,迅捷異常,莫非這糾結指也是如此的一種武功?
        小紅把酒壇子最后的酒倒出來喝掉,把毯子往我面前一推,拍拍圓滾滾的肚子,晃了幾下扁扁的腦袋,向我做了個鬼臉,踉踉蹌蹌地走了。
        我向小紅揮揮手,沿著自己的思路想下去:所謂花未全開月未圓,乃是世間最高的境界,花開必謝,月圓必缺。所以這世間的東西,常常需要主動損掉一些東西,才能相對圓滿。老子說為道日損,周易損卦曰:損益盈虛,與時偕行。說的都是這個道理。開國帝王常常損掉自己的親戚家人,方能開百代基業;說相聲的常常損自己搭檔的父兄家人,才能逗大家開心;辟邪劍法需要自宮才能練成,癌癥細胞損掉什么才成就了糾結指的神奇?
        這癌細胞損掉的,很可能是DNA,那么到底哪段DNA損掉了,才能成就糾結指?
        我一直在思考十四周年慶典的時候自毀DNA,實現突變,但是一直沒有想好要變化哪一個,今天和小紅談完了話,我就打定主意,這糾結指的內功心法,我一定要練成,可是,我要突變哪段DNA?
       ; 在輾轉中,我慢慢地睡著了。

 

[1] 戰八哥遺言,就是Warburg effect或者Warburg hypothesis。正常細胞在氧氣存在的情況下傾向于通過呼吸作用利用葡萄糖產生能量;在缺氧的情況下,通過糖酵解利用葡萄糖產生能量,這后者是一種效率比較低的利用能量的方式。癌細胞即使在氧氣存在的情況下,也可以利用糖酵解來獲取能量。這種現象叫Warburg effect. 由德國科學家Warburg發現。Warburg在一戰時獲得過德國鐵十字勛章,也因為對細胞呼吸作用的研究獲得過諾貝爾獎。到現在,還沒有Warburg效應的合理解釋。
Warburg effect. Wikipedia.
Understanding the Warburg Effect: The Metabolic Requirements of Cell Proliferation. Science 2009 324 (5930): 1029-1033.
[2]
氧化磷酸化,細胞獲取能量的主要方式。oxidative phosphorylation. Wikipedia.
[3]
糖酵解,糖酵解在不同細胞類型中能產生乳酸或者酒精,由不同的酶來催化。相比氧化磷酸化每個葡萄糖產生36ATP,糖酵解利用葡萄糖的效率很低,只產生2ATPGlycolysis. Wikipedia.

 

(五)慶典驚變
    魯家莊呈狹長的棒球棒的形狀。雖說是一個莊,但是大部分居民都是我的假身。我居住在棒球桿,不斷分出假身;這些假身常常慢慢的老去直到死亡。大家居住的很密集,不過由于帝國的限制,我們彼此之間還是保持一定的距離。
        從魯家莊往下走,是一片地勢較低的開闊地帶,象棒球膨大的頭部。這塊土地風水奇佳,遠遠望去,宛若虎踞龍盤,厚德載物的氣象郁郁蒼蒼,似乎孕育著無限的生機,因此帝國決定在這片地上開鑿一個人工湖。
        和魯家莊相毗鄰的是上皮細胞組成的尚家莊,莊主尚睥[sup]1[/sup],也是條漢子,顧盼間豪情顯露,也有吞吐天下,澄清宇內的志向。
        尚家莊之外是一層薄薄的隔離帶[sup]2[/sup],在那外面,就是一望無際的脂肪細胞[sup]3[/sup]居住的地方。這些脂肪細胞腹大如鼓,好吃如命。他們吃飽后,身體能膨脹四倍有余。因為他們太能吃,帝國嚴格控制他們的數量。多年來,帝國在不斷發展壯大,各個村莊都有或大或小的擴張,可是脂肪莊居民的數量始終不變。
        在脂肪細胞的聚集地中,常常混雜各種其他身份的細胞。
        瘦長的纖維原細胞[sup]4[/sup]就是其中之一。他們手腳細長,行動如風,為人謙和,善于交際,因此負責各種細胞的聯系的工作;長著大嘴巴的討厭的巨噬細胞[sup]5[/sup]也在其中,他們因為負責拱衛帝國的安全,消滅外敵,因此非常的囂張跋扈,目中無人。就像馬爾福的身邊總跟著兩個胖嘍啰一樣,巨噬細胞的左右常常跟著肥大細胞[sup]6[/sup]和嗜曙紅細胞[sup]7[/sup]。當然國安局還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便衣。只有在緊急情況下,他們才會亮出身份。他這些細胞都被國安局招募作為維護地方治安的眼線。
        我們魯家莊的村民平時的工作就是魯家莊的維護,工作很清閑。然而,這樣的好日子不會持續很久。政府貼出通知,十四周年慶典過后,魯家莊下游的空地要大興土木,要建一座巨大的人工湖。湖建成后,立方細胞[sup]8[/sup]會駐扎在那里,他們會在河里存貯一望無際的白白的乳汁,供帝國享用,因此這個湖被將稱為“奶立方”。奶立方中的乳汁積累的很多的時候,會經由我們村中的小河流向帝國之外,因為河水來自奶立方,屬于無根之水,所以這條河被稱為無根河,又因為河水通向帝國之外,因而也叫通天河,還因為河水會滋潤帝國之外的其它國家,所以也叫慈母河。我們魯家莊和附近的村莊到時候將會負責建村和開河的后勤工作[sup]9[/sup]。
        帝國用一副對聯宣傳奶立方和無根河開放項目,希望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對聯是:
拒絕三鹿,奶立方打造帝國的放心香奶;
拋棄圣元,無根河成就帝國的寬廣胸懷。
橫批是:這里就是香港。
        為了實現自己突變DNA的計劃,我積極活動,終于憑自己的威望和關系,當選上奶立方,無根河房地產開發公司的總經理。尚睥是副總經理。我們的任務很簡單,就是招募更多的建筑工人,把他們派往各地去建設新魯家莊和新尚家莊。這對我們來說是小菜一碟。
        脂肪細胞流出的哈喇子——雌激素[sup]10[/sup]在空中彌漫著一股性感的味道,拉開了帝國慶典的序幕。我利用分身術造就的無數魯家莊細胞開拔起程;隔壁的尚睥也派出了自己的子弟兵。路上浩浩蕩蕩,車水馬龍,好不熱鬧。小紅和他的兄弟們等血細胞忙前忙后,給大家送水送氣,忙的不亦樂乎。帝國的食物和能源都是統一由小紅他們分配的,所以他們工作量非常大。國安局的巨噬細胞和他的小弟們有點手忙腳亂,瞪大眼睛監視著整個場面,可是有點心有余而力不足。
        突然,云生西北,霧長東南,黑云漫天卷地而來,一轉眼,就將天地間完全吞噬。一股混合著沙塵和豬身上的味道在濃云中毫不留情的侵襲著每個細胞。放眼望去,離自己最近的細胞都幾乎分不清,只有當黑云中時時射出的幾道閃電的時候,才能看清周圍東倒西歪的細胞。耳中傳來的是噼噼啪啪宛如鞭炮的脆響,我知道那是細胞DNA碎裂的聲音。這破碎聲如此密集,無邊的黑暗里,偶爾的閃電中,整個魯家莊仿佛在大海潮聲里隨風顛簸的船,絕望地飄搖著。
        慢慢地,黑云漸漸淡去。魯家莊的很多村民爬了起來,看著自己破碎的DNA,絕望地哭泣;尚家莊也一樣如戰后的修羅場,一片狼藉。小紅組織的后勤部隊忙亂地提供食物和水。國安局的一些抗敵部隊在和外敵搏斗,因為沙塵和閃電中,很多來自帝國之外的病毒病菌趁虛而入,這令國安局忙亂不堪。其它的國安局城管們,看到很多細胞DNA已經殘破,就逼著他們自殺,然后處理死掉的魯家莊和尚家莊村民的尸體。我們每天都會經歷各種惡劣天氣,各種損傷DNA的自然災害我們經歷了很多,早有準備,只是象今天這么惡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
        終于,國安隊殺掉了很多入侵的病毒,城管細胞清理完現場,整個場面又變得整潔有序。
        然而,就在這混亂中,我的假身獲得了脫胎換骨的突變!
        小紅走后,我就一直思考變化哪個基因的問題,可是一直不得要領,后來就睡著了。第二天早上心懷大暢,腦袋靈光了很多,于是我想到了宜興紫砂壺。
        宜興紫砂壺獨步天下,有三絕,一是茶水即使在三伏天也隔夜不壞;二是茶壺歷久彌新,越久越光艷照人,就像少婦的成熟風韻取代了少女的青澀;三是茶壺用了一段時間后,即使不放茶,只加開水,都會有一股茶香裊裊不絕。如此奇妙的紫砂壺,燒制非常的不易,功夫非常的講究。最上等的紫砂壺,一批常燒制多達百個,燒成之日,將茶壺排列一排。然后用一尺來長的冰棒擊打,取一片冰心在玉壺之意;用冰棒敲擊,奏響清心普善咒,因為茶壺皆有靈性,普善咒有祝禱茶壺往生西方極樂之意。一輪下來,很多茶壺就碎了,繼續敲擊,直到只剩一個茶壺為止。這唯一的茶壺就成為茶壺中的王者,即使花費千金,也一壺難求。比那限量的勞斯萊斯汽車也不遑多讓。
        既然紫砂壺之王如此練成,那我要突變基因,成為王者,不是也可效法?于是我就不再糾結到底需要突變哪個基因了:反正我有分身術的功夫,那我就造出無數個分身,每個分身在那狂風暴雨之下必然產生各種DNA變化,然后,哪個分身能活下來,哪個基因的變化就是我想要的,如此豈不省事?這樣也可能破解解決戰八哥遺言。想明白這個道理,我豁然開朗。
        正因為如此,在這場浩劫中,我制造了無數的分身。黑云過后,我去清點,驚訝地發現那些活著的細胞,大部分都有十個共同的突變!

 

[1] 上皮細胞。Myoepithelial cells. Wikipedia.
[2]
基底膜,basement membrane. Wikipedia.
[3]
脂肪細胞。過多的脂肪積累會導致脂肪細胞體積增大,最大能達到四倍;脂肪的減少導致脂肪細胞體積減少。而脂肪細胞數量保持穩定。Adipocyte. Wikipedia.
[4]
纖維原細胞,fibroblast. Wikipedia.
[5]
巨噬細胞,macrophage. Wikipedia.
[6]
肥大細胞,mast cell. Wikipedia.
[7]
嗜曙紅細胞,eosinophil. Wikipedia.
[8]
立方細胞,
. Wikipedia.
[9]
乳腺細胞以及乳腺微環境的組成。
Integrated morphodynamic signalling of the mammary gland. Nature Reviews Molecular Cell Biology 2011 V12, P581-593.   
Stromal Effects on Mammary Gland Development and Breast Cancer. Science 2002: Vol. 296 no. 5570 pp. 1046-1049.
[10]
乳腺在出生后,青春期前一直沒有太大變化;進入青春期,由于生長因子包括EGF,雌激素的刺激,開始加速發育;懷孕后,哺乳前會迅速發育產生乳汁;生育哺乳后,在一些因子的作用下,又會恢復,乳汁消失。Mammary development in the embryo and adult: a journey of morphogenesis and commitment. Development 135, 995-1003 (2008)
[11]
雌激素,主要由卵巢分泌,乳房中的脂肪細胞也能分泌一些。estrogen. Wikipdia.

 

(六)十(shi)個基因(yin)


        You never actually own a Patek Phili ppe. You merely look after it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沒有人能擁有百達(da)翡麗,你只不(bu)過(guo)在為下一代(dai)人保管它而已。

——百達翡麗廣告,也適用于(yu)DNA


        什么是蓋亞大陸最堅固的東西?有人說是金剛石,有人說是英雄的意志,還有人說是智者的心。都不對。所謂物極必反,因此這世上能達到極致的東西,必然呈現雙重狀態,就是“不二”。比如老人在行為想法很多方面表現得像小孩;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所謂偉大帝王大多是流氓混蛋;佛教中無量無邊的須彌山,卻可以被一粒芥子容納。世上稱得上最堅固的東西,必然同時也是極柔軟的。滄海桑田,天地變幻,這堅固能穿越時空,長久留存。
        符合這個條件的,唯有DNA。DNA極其細長柔軟,稚嫩細弱如蛛絲一般,吹彈可破;可是DNA刻畫的性狀,非千萬年不能有些許改變,堅固異常。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而各種生物的本性,不過是DNA的舞蹈罷了。
        DNA的柔軟,不僅僅在于它的物理特性,也在于DNA的脆弱和易變,正因為易變,才能適應滄海桑田的變化,不斷進化。這是極堅固而又極柔軟的第二層意思。
        蓋亞大陸無數帝國,如恒河沙數,可是壽命不過區區百年,終成黃土。每個帝國,只不過是那DNA的載體而已,不過暫時保管它。我們帝國的每個細胞,更是如此。
        保管DNA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就是要防止錯誤的DNA流傳。作為DNA的載體,我們每個細胞的生命中,其實只有一件事:保持DNA的健康。為了保持DNA的健康,首先我們要保持自身活力,羊麟華嚴功和躺糾結指就是為了維持自身活力的;其次就是繁衍健康的后代DNA。
        保持細胞自身活力,最重要的就是能量。一條叫做PI3K/AKT/mTOR的通路就在給細胞提供能量的過程中舉足輕重。而PTEN則能夠對抗這個通路。
        細胞體內更重要的通路能保證DNA的健康。最著名的兩條路就是TP53和Rb。這些通路是如何保證DNA的健康的呢?
        先說個故事:唐太宗李世民得一寶馬,可是性烈難馴,無人能制服。當時還是才人的武媚娘說她可以馴服,但是需要三樣東西,鐵鞭,鐵錘和匕首。先用鐵鞭;馬若不服,就用鐵錘打它的腦袋;若再不服,就用匕首割斷它的喉嚨。馬供人騎,不能馴服,要它何用?
        TP53和Rb就是細胞內的武則天,它們通過類似的三種辦法保證健康的DNA。DNA損傷時,p53變得很活躍,試圖修復DNA;若不能修復,p53和Rb會讓細胞不能分裂;若仍然不能修復,p53會啟動細胞自殺程序,讓細胞有計劃地死亡。
        癌細胞就是健康DNA的殺手,他的存在就是要讓DNA謬種流傳。要想成為癌細胞,這些關鍵的基因是最大的障礙。

………


        慶典過后,雖然很快一切恢復,秩序井然,可是無盡的哀傷依然籠罩著魯家莊,小紅的歌在空中飄蕩,更增添一種凄婉的氣氛。小紅唱道:
浩浩湯湯,昔為魯家莊;
古道羊腸,轉眼修羅場;
纖維原連接四方,脂肪細胞越來越胖;
說什么無根河水蕩,奶立方飄香,忽然零落似秋霜。
昨日黃土隴頭埋白骨,今宵巨噬細胞飲杜康。
魯家莊,尚家莊,轉眼DNA皆被傷。
正嘆他人命不長,那知自己歸來喪?
訓有方,保不定塵沙飄落在帝鄉。
保健康,誰承望死豬充斥黃浦江!
因嫌民生苦,遂易治國方。
昨憐難果腹,今嫌環境傷。
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
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了嫁衣裳。
        “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了嫁衣裳”。小紅的歌引起了我深深的思考。也許我們每個細胞,甚至我們的帝國,不過是為DNA做嫁衣裳的繡女而已。不過,這世界不僅僅是DNA,每個人,每個帝國,都希望自己在場上的表演足夠精彩,即使不能鑄就歷史,至少自己無愧于生。
        在小紅的哀歌中,我驚喜地發現十個基因的變化。這十個突變分別是:PIK3CA,,PTEN,AKT1,TP53,GATA3,CDH1,RB1,MLL3,MAP3K1 和 CDKN1B[sup]1[/sup]。
        我不奇怪TP53和Rb的突變。那幾乎是必然的,要想積累突變,這TP53和Rb哼哈二將,必須不能完整。他們若安好,我便是不是晴天,那怎么成呢?
        PIK3CA,PTEN和AKT1也突變了。這幾個基因都在細胞攝取能量時舉足輕重。尤其是PTEN,它幾乎是除了TP53之外最頻繁突變的基因了。這提示戰八哥預言的深刻含義:因為這些參與能量的基因突變,所以癌細胞才能憑借躺糾結指吸收能量,積累內力。當然癌細胞為什么要這么做我還不清楚。
        我仔細觀察了其它5個基因GATA3, CDH1, MLL3, MAP3K1 和 CDKN1B,發現很有趣的信息。這些信息對我日后游走帝國,閱歷天下有非常關鍵的作用。
        先說GATA3,它是我能分出假身,發展魯家莊規模的關鍵基因。它的突變,讓我發展壯大,一日千里[sup]2[/sup]。
        CDH1基因的重要性是多年以后才發現的。除了小紅家族和其它四處游走的細胞,帝國的大多數成員都只能呆在一個地方。像我們魯家莊的居民,是不能隨便去別的地方的。CDH1基因就是在限制我們只呆在魯家莊一個地方的一個基因。它的突變,是我能逃離魯家莊的束縛。多年以后,我積累了足夠的突變,才最終實現了仗劍走天涯,看看世界的繁華的夢想[sup]3[/sup]。
        CDKN1B和TP53,Rb關系密切,是他們的跟班。而MLL3和MAP3K1,我則完全摸不到頭腦。當然他們肯定不是憑空就突變了的。早晚我會知道他們的秘密[sup]4[/sup]。
        慶典驚魂只不過是一個小插曲,并不能影響奶立方和無根河的開發,我的建設新莊的工作依然在穩步進行。后來又發生了幾次類似的事件,只是增加我更多的突變而已。死者長已矣,生活還要繼續,幸存者則變得更加堅強。
        總之,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那個從前的魯千一了,現在的魯千一,千人就是一人,一人也是千人。雖是一人,可是有百千化身;雖是千人,可是各個不同[sup]5[/sup]。從這一天起,為了低調,我在公開場合,正式改名魯謙益。謙,亨,君子有終;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沒有比這個名字更好的了!
        關于低調和高調,做法很多,各個不同。大多數人說要低調做人,高調做事。也有人年輕時高調,年老時低調。左宗棠年輕時飛揚跋扈;年老了官越做越大,反倒收斂。他說年輕時容易被人看不起,做事情要出類拔萃,標新立異才能得到機會;到了年老官大,位高權重,不需要看別人的臉色,卻要注意不能給別人臉色,因此要平易和低調。所以其實低調高調,還是要審時度勢。
          我之所以低調,是因為我發現,盡管我的計劃在悄悄進行,國安局的細胞們還是開始注意我了!

 

(七(qi))魯中對(dui)


        三顧頻煩天下(xia)計,一(yi)番晤對古今情。

——武侯祠對聯(lian)


        沒有墻能擋住的風,沒有紙能包住的火,沒有衣服擋得住的懷了孕的肚子,同樣,也沒有發生突變卻不會暴露的腫瘤細胞。
        隨著我的突變不斷增多,我發現了自己可喜的變化:腰不酸了,背不痛了,精神好了,覺得生活充滿希望,甚至皮膚都透著瑩潤的琥珀光澤。可壞事就壞在這如碧昂斯般小麥色的皮膚上[sup]1[/sup]。影響我皮膚如蜂蜜般潤滑的兩個蛋白MUC1和ETA,泄露了我作為早期腫瘤細胞的秘密[sup]2[/sup]。因為這兩個蛋白,國安局的細胞開始注意我。
        我明顯感覺到國安局細胞看我的眼神不正常:充滿了敵意和恐懼。更糟糕的是,據小紅說,帝國在調動更多的部隊趕往魯家莊,而這很有可能是針對我的。情況非常的不妙,我必須有所行動。
        我最先想到的是尚睥,覺得應該和他探討一下周圍的形勢。一來因為我們是鄰居,可以說是一衣帶水,因此同仇敵愾,唇亡齒寒;二來因為在無根河,奶立方開發中,我們并肩作戰,關系剛剛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尚睥不是普通人,也想變成癌細胞,而且閱歷廣博,不人云亦云,通俗點說,就是有獨立思考能力。
        于是我決定去找尚睥。他家就在魯家莊和尚家莊的交界處。我們兩莊的人都希望用自己的村莊命名這塊三不管交界地,因此我們要叫它魯中,尚家莊要叫它尚中,后來大家就各叫各的,大家也沒有因為地名而鬧出糾紛,彼此相安無事。我第一次去魯中找尚睥,不在,第二次,還是不在,到第三次,才把他堵在屋里。當時他正在睡覺。我把他叫醒,也不廢話,開門見山:
       ; “漢室
,奸臣,主上蒙塵。孤不(bu),欲信大義于天下;而智(zhi)術淺(qian)短,遂用,至于今日。然志猶未已,君謂計將安出?”我確實有點拽文,說白了就是,生逢亂世,命運多舛,我有君臨天下的雄心,可是危機四伏,帝國正在準備對付我。我需要知道帝國的底牌,尤其是魯家莊周圍的態勢。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這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什么情況下,我的朋友會變成敵人?什么情況下,敵人又會變成朋友?這是更關鍵的問題。你說說看?”
        尚睥揉揉眼睛,愣了一會,明白我的來意,于是慢慢開始進入狀態,話匣子就打開了。
        “謙益哥,我們周圍的細胞雖然很多,大體可以分成四類。第一類是常住居民,包括脂肪細胞,纖維原細胞。第二類是基底膜附近的內皮細胞等。第三類是國安局的維護地方部隊,包括巨噬細胞,肥大細胞,嗜曙紅細胞。第四類是帝國臨時派來的細胞。”尚睥一邊說,一邊找了杯水潤了潤嗓子。
        “先說這第一類常住居民。咱們都是老鄰舊居的,脂肪細胞是友非敵,這個我很清楚。脂肪細胞能分泌一種叫做Leptin的蛋白,就像那就像那天山雪蓮一樣,我們吃了神清氣爽,內力陡增,所向無敵。有了這份內力,即使不用羊麟華嚴功,只用躺糾結指也能縱橫天下。纖維原細胞同樣是友非敵[sup]4[/sup]。”
        我恍然大悟:“啊,兄弟,原來這戰八哥的遺言,關鍵在脂肪細胞身上!”
        “正是如此。另外,大哥,你可能平時沒有注意基底膜附近的內皮細胞[sup]5[/sup]。大哥若想別開天地,成為帝國的草頭王,早晚必須要內皮細胞的幫助。”
        “哦,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平時不大注意內皮細胞,只知道他們和小紅走得很近。”
        “大哥有時間可以和他們好好聊聊。不過不是眼前當務之急。我們先來聊聊這第三類的帝國國安局,他們比較難纏。”尚睥稍微想了想,繼續說:
        “巨噬細胞亦敵亦友。那家伙看起來非常兇惡,其實屬于墻頭草,左右搖擺,一旦能夠收買,那就大大有利[sup]5[/sup]。”
        “哦,有意思,那要如何收買巨噬細胞呢?”
        “要收買巨噬細胞,需要草船借箭又要防止東風![sup]6[/sup]”尚睥睡意已經全無,目光炯炯,話里有話,欲言又止。
        草船,東風?神馬東西?魯家莊天氣晴好,除了上次慶典的極端情況,平時可以說很少刮風。無根河現在還沒有水,哪來的草船?“莫非你說的是帝國外的天外來風?”我想到了慶典,自然想到上次入侵的細菌,病毒到來時狂風烏云的樣子。
        “這巨噬細胞一旦外敵入侵,比如病毒,細菌什么的一來,他就會渾身緊張,充滿使命感,于是就神擋殺神,什么細菌,病毒,還有腫瘤細胞,全都干掉,這時候的巨噬細胞,就比較讓人頭疼。可是如果沒有這外低入侵,二兄弟我在給他下點“不分敵友散”的話,巨噬細胞就乖乖的聽我們話了,甚至能幫我們沖出魯家莊,去開創更為廣闊的天地!”
        真是令人興奮啊,我當胸給了尚睥一拳。“真有你的,兄弟,以后若是奪得這天下,我們就平分!”。
        尚睥已經很high了,“哈哈,肥大細胞是敵非友[sup]7[/sup]。不過,肥大細胞并不是狠角色,不難對付。嗜曙紅細胞也一樣是敵人[sup]8[/sup]。不過肥大和嗜曙紅都和巨噬細胞是一條線上的,只要搞定巨噬細胞,他們兩個都不是問題。”
        “太好了,我最近正為這事發愁,聽你一說,真是如釋重負啊。”
        “這都不是事。不過最難對付的敵人馬上就來了。”
        “那是誰呢?”
        “大哥難道沒有聽說帝國派來的欽差正在趕往魯家莊的路上?據說這次林家五少全來了[sup]9[/sup]。”
        “你說的是林家的五個孩子,因為年少,又被稱為少林五祖的B細胞,CD4T細胞,CD8T細胞,γδT細胞和自然殺傷細胞五個?”
        “不錯,正是這五個人,都是響當當的角色。B細胞分泌抗體,源源不斷,象黛玉姑娘的眼淚一樣,閨名林黛玉;CD4T細胞專門幫助別的細胞,酷似籃球的助攻,所以叫林書豪;CD8T細胞負責殺人,沖殺在前,身先士卒,叫林沖;γδT負責鏈接先天免疫和獲得性免疫,象一座橋,所以就用能造橋的建筑師林徽因給自己做名字;自然殺傷細胞平亂解紛,無往不利,掃平一切,所以叫林平之。”
        “聽起來很嚇人哦。”我伸了下舌頭。“這些名字都太給力了。”
        “這少林五祖可全是敵人,個個都不是吃素的,最難對付的就是他們了。別人我都有辦法,這五人,我是真沒注意。”
        “不用擔心,尚兄弟,車到山前必有路……”
          我們兄弟相談正歡,突然小紅推門而入,看到我,大聲說:“謙益哥,可找到你了!大事不好了,我得到消息說,帝國的欽差到了,國安局的細胞作為地陪,要請你去喝酒,不去不行!”
        我一愣,不過馬上冷靜下來,從容問道:“小紅,酒宴什么時候?在哪里?”
        “酒宴就在今天晚上,地點在我家門口,紅門!”
        紅門宴!
[1] 腫瘤細胞會過表達腫瘤特有的蛋白,其中有些能被免疫系統識別,成為腫瘤抗原。Tumor antigen. Wikipedia.
[2] MUC1
ETA是乳腺癌特有的腫瘤抗原,前者能抑制細胞死亡,促進血管生成。MUC1Epithelial Tumor Antigen (ETA). Wikipedia.
[3]
肥胖和乳腺癌有相關性,可能的分子機制是包括Leptin在內的脂肪細胞因子(Adipokines)的作用。例如Leptin通路能使乳腺癌細胞從氧化磷酸化的供能方式轉變成糖酵解的方式。
Adiponectin and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Br J Cancer. 2006 May 8; 94(9): 1221–1225.
The multifactorial role of leptin in driving the breast cancer microenvironment. Nature Reviews Endocrinology 8, 263-275 (May 2012).
[4] A 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 identifies alleles in FGFR2 associated with risk of sporadic postmenopausal breast cancer. Nature Genetics39, 870 - 874 (2007).
[5]
內皮細胞利于乳腺癌轉移時的血管生成。
Angiogenesis, assessed by platelet/endothelial cell adhesion molecule antibodies, as indicator of node metastases and survival in breast cancer. The Lancet. , 7 November 1992, Pages 1120–1124.
[6]
巨噬細胞有M1M2兩種表型,M1抗癌,M2促進癌癥發展。Tumor Associated Macrophages. Wikipedia.
微生物及其產物比如LPS能誘導M1表型,其它細胞因子可以誘導M2表型。
Tumour-associated macrophages are a distinct M2 polarised population promoting tumour progression: Potential targets of anti-cancer therapy. , April 2006, Pages 717–727
[7] //naturalmedicinejournal.com/article_content.asp?article=81
[8] Requirement of macrophages and eosinophils and their cytokines/chemokines for mammary gland development. Breast Cancer Res 2002, 4:155-164
[9]
林家五少,少林五祖指的是淋巴細胞,包括3T細胞,B細胞,和自然殺傷細胞。White blood cell. Wikipedia.
[10] Cancer immunology. Wikipedia.      

 

(八)紅門宴(yan)


       匆匆辭別了尚睥,我回家去做些力所能及的準備。短短的時間內,能做什么呢?首先,我已經和尚睥,小紅打好招呼,要他們隨我去赴紅門宴。其次,我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大不了就和他們拼了,頂多魚死網破,要是幸運,我還能魚躍紅門,化身為鵬,擊水三千里。
       天近黃昏,夕陽在山,長風烈烈,天地間一股肅殺蕭瑟之氣。遼闊的魯家莊外,落霞與孤鶩齊飛,紅門與遠山一色,一座孤零零聳立著的新搭建的大營仿佛橫亙在魯中平原上的怪物,更添壓抑。我,尚睥,小紅來到了大營門口。
       少林五祖作為欽差,自然不會出來迎接。出來的是巨噬細胞他們幾個。巨噬細胞身材高大,幾乎是其它細胞的10倍(巨噬細胞大約60到80微米,一般的白血細胞只有不到10微米),就像海格巨人一樣,出門的時候卡在門口好長時間,后面的幾個兄弟拳打腳踢才把他給弄出來。
      “少林五祖真是的,建了個這么小的門,讓老子進出好難受!”巨噬細胞氣喘吁吁地說。
       “可不是嘛,大哥,這欽差真是奴才多大,主子多大啊,沒把我們兄弟放在眼里。”聲音飄飄忽忽,忽遠忽近。我們幾個正奇怪,從巨噬細胞背后轉過來一棵樹:其實不是樹,長得象樹的枝狀細胞(Dendritic cells),因為聲音會輪流從每個樹枝傳出來,所以聲音忽遠忽近,如鬼似魅。接下來依次出來的是肥大細胞,單核細胞,嗜酸性細胞,嗜堿性細胞,中性細胞。
       從白細胞兄弟們的對話中,我已經知道他們對前來的少林五祖心生不滿,這絕對是可以利用的形勢。我趕忙上前,“各位老大,好久不見,風采依然啊。只是諸位一向瀟灑不羈,自由自在,腫么今天如此循規蹈矩,按部就班呢,居然在此等我?”
       巨噬細胞和枝狀細胞正要答話,嗜酸性細胞打住了話茬,“魯謙益,此事一言難盡,我們里面說話吧。”
       魯家莊外這些國安局的人中,嗜酸性細胞(Neotrplhil)最為精明強干。他壽命極短,最短只有6小時,長的也不過幾天。因為壽命如此有限,嗜酸性細胞早早地就不惑而知天命,所以為人精警,說話一語中的,讓人不敢小視。
       “那好,各位老大,我們客隨主便。”
       紅門大營里面也異常簡陋,看得出來是臨時拼湊起來的,最為醒目的是一張巨大的桌子,桌子上已經做好了5個人,背對著我們。從背影看,這5個人身材幾乎一模一樣。聽到我們進來,這5人一起回頭。
       我早就聽說過大名鼎鼎的少林五祖,知道他們5人身材相貌非常相似,很難辨認,但唯一的區別是頭頂的標志。就像不同的車有不同的標志一樣,奔馳寶馬,各不相同。少林五祖也是如此:林黛玉頭頂一個B樣的標志(BCR受體),林書豪頭頂是一個4(CD4),林沖頭頂是8(CD8),林徽因頭頂有兩個標志,分別是γ和δ,而林平之頭上則沒有標志(自然殺傷細胞沒有TCR)。我一看這5人,立時知道傳言不虛,這5兄弟果然只有細微差別。我尤其仔細看了看林沖和林平之兄弟兩個,因為他們是帝國最出名的癌細胞的克星和劊子手,其它細胞都是給他們兩個打下手的[sup]2[/sup]。
       “你就是魯謙益啊,早就知道你,今天一看,果然是個人物!”說話的是林黛玉,他名字雖然嬌柔,可是聲音如長江大河,雄渾有力,在大廳中久久回答,仿佛唱三國演義片頭曲的楊洪基。“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上次帝國慶典,魯中驚變,死傷無數,可是你卻大難無恙,神采超然,果然是英雄啊!”
       林黛玉一番話,立時讓我感到此人來者不善。魯中驚變后我依靠天時地利,脫胎換骨,實現自己的突變,此事做的機密異常,滴水不漏,自認無人知曉,可是這林黛玉初次見面,就話里有話,真是令人不寒而栗啊,他是有心試探,還是已經胸有成竹?
       “林大頭領過獎了,魯中驚變,是帝國的噩耗,無數死傷,令人唏噓,我能幸免,一是幸運,二是兄弟們細心維護,寧可犧牲自己,也保全我的性命,才能茍活至今,英雄兩個字,絕不敢當,死者已矣,存者偷生而已。我現在就是希望完成這奶立方,無根河的工作,然后我就不問世事,學那范蠡,泛舟奶立方去了。”
       “呵呵呵,魯兄弟怎么如此消極?”說話的是林徽因,他說話一唱三嘆,左右逢源,似乎有讓整個大廳暖意融融的力量。
       “年過半百,一事無成,不是消極,是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有自知之明而已。諸位頭領駕臨魯中紅門,有什么事么?”我小心翼翼地問。
       “哦,其實沒有什么大事,上次帝國慶典出了那么大的亂子,帝國進行常規檢查而已,我們也是上指下派,木有辦法,看看就走了。”說話的是林書豪。他雖然排行老二,可是眾兄弟中,以他為首,文采武略[sup]3[/sup],非同一般。我不由提醒自己消息提防。
       “不過呢,我們這次來,也不能白來,我們兄弟都是殺人無數的,這正義之殺伐,有無限誘惑!”林書豪繼續侃侃而談。可是小紅和尚睥,甚至是巨噬細胞,聽了他這席話,都神色鄭重,一臉警惕。
       “諸位不要緊張,我們兄弟雖然以殺人為職業,可是魯中是帝國故郡,禮儀之鄉,風物宜人,我們不能妄開殺戒。我有個好辦法,既滿足我們兄弟的愛好,也能讓大家都樂樂。”
       “那是什么呢?”巨噬細胞忍不住問了出來。
       “大家聽到過殺人游戲么[sup]4[/sup]?”林書豪環顧左右。
       我確實知道殺人游戲,和小紅哥幾個也都玩過,所以我立刻就明白了林書豪的用意:測謊。林氏兄弟自負文才武功,冠絕天下,非常傲慢,卻不是使用下三濫手段的小人,他們是想通過殺人游戲,利用自己的推理來發現我的破綻,從而或者發現我的把柄,或者排除對我的懷疑。這個提議必須接受,而且要好好領用巨噬細胞哥幾個,才能解除林氏五兄弟的懷疑。想到這里,我立刻說:“當然好了,林二頭領果然是心思雅致,我們玩玩殺人游戲,煮酒論兵,卻又兵不血刃,真是高明的主意。”
       我,尚睥,小紅都是此道高手,早知怎么操作。巨噬細胞兄弟卻是門外漢,饒有興味地聽林書豪解釋玩法。最后,大家一致同意由巨噬細胞做法官,林氏兄弟,我,小紅,尚睥,酸堿中三兄弟,枝狀細胞,一共十二個人參加游戲。按理說應該是3個警察,3個殺手,和6個平民。發牌后,我發現,自己赫然是殺手!
       “天黑請閉眼!”
       在巨噬細胞甕聲甕氣的一句話之后,游戲開始了。

……


      殺人游戲結束,已是深夜,涼風如水。躲過一劫的我,卻沒有高興的心情。想到慶典時無數小弟和我陰陽兩隔,不由悲從中來,空中似乎傳來隱隱歌聲:        
大麥俯身偃,海濱有低地,巨風動地來,放歌殊未已;
大麥俯身偃,既偃且復起,顛仆不能折,昂揚傷痛里;
我生也柔弱,日夜逝如此,直把千古愁,化作臨風曲[sup]5[/sup]。
       “我生也柔弱,日夜逝如此。”這句話反復吟唱,飄蕩在無邊的夜色里,彷佛要凝固了一般。
       然而我卻不能柔弱,俯身只是一種姿態,我憐惜大麥,可是想要的卻是大風:
大風起兮云飛揚,
危加海內兮歸故鄉,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1] White blood cells. Wikipedia.      
[2] CD8+T
細胞也叫細胞毒性T細胞,負責消滅病毒感染的細胞和癌細胞;自然殺傷細胞也有同樣的作用。
[3] CD4+T細胞也叫幫助性T細胞,能激活B細胞和T細胞。

 

(十)周(zhou)游帝國

鮮衣怒馬,仗劍天涯,哪(na)懼滿(man)目風(feng)沙。

自從讀完了(le)上(shang)下兩卷不死古(gu)卷之后,我(wo)就(jiu)意(yi)識到6種(zhong)武器都是(shi)細枝末節,關(guan)鍵(jian)是(shi)四大神功,而尤其關(guan)鍵(jian)的(de)則是(shi)如何(he)改(gai)變(bian)(bian)我(wo)的(de)基因組。一(yi)番思考之后,我(wo)突(tu)發奇想(xiang),所謂(wei)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我(wo)何(he)不游歷(li)(li)天下,看看帝國不同(tong)地方(fang)的(de)癌細胞是(shi)怎(zen)樣(yang)突(tu)變(bian)(bian)的(de)呢?正是(shi)因為這(zhe)個想(xiang)法,我(wo)才(cai)決定游歷(li)(li)帝國,結交(jiao)天下英雄好漢(han)。

 

從魯中(zhong)平原起身之后,我和小(xiao)紅(hong)信馬由韁。一(yi)路上(shang)無(wu)(wu)事(shi),我就向小(xiao)紅(hong)問起最(zui)近天下(xia)大事(shi)。小(xiao)紅(hong)既傷(shang)感又(you)興奮,傷(shang)感的(de)(de)是,蓋(gai)亞(ya)大陸環境日趨惡劣,所(suo)謂覆巢(chao)之下(xia)無(wu)(wu)完卵,無(wu)(wu)數帝國(guo)都紛紛淪陷,我們所(suo)在的(de)(de)帝國(guo)也可謂神州陸沉,一(yi)片凋(diao)零;興奮的(de)(de)是,只(zhi)有在這(zhe)種(zhong)情況下(xia),我們才有變成癌(ai)細胞,掃蕩天下(xia)的(de)(de)機會。

風煙俱凈,天山共色,魯中大(da)平原早(zao)已被(bei)我(wo)(wo)們拋在背后(hou)。從流(liu)飄蕩,任意(yi)東西,我(wo)(wo)和小紅在血(xue)管中穿行,絲(si)毫(hao)不(bu)(bu)費力。自魯中至肺一百許里,奇山異水,天下獨絕,不(bu)(bu)知不(bu)(bu)覺之(zhi)間(jian),我(wo)(wo)們來到了肺。

還沒有看到肺(fei)的(de)(de)全貌(mao)的(de)(de)時候,就聽(ting)到巨(ju)大的(de)(de)風聲(sheng)。風聲(sheng)雖大,可是一(yi)來一(yi)往,均(jun)勻有致(zhi),一(yi)派(pai)春和景明,波瀾不驚的(de)(de)氣象,我知(zhi)道那(nei)是帝國和蓋亞大陸在(zai)做空氣的(de)(de)交易;轉眼間,整個肺(fei)就呈現在(zai)眼前,壯麗(li)巍峨卻又從容寫意,恰(qia)似(si)有畫中蘭(lan)亭美譽的(de)(de)富春山居圖。

“小紅,我聽說肺乃五臟之華(hua)蓋,通天(tian)接地,滋潤四肢百(bai)骸,有山川渾厚,草木華(hua)滋的氣象(xiang),你身上背的氧氣就來自于(yu)肺。今天(tian)一見,令人心曠神(shen)怡,寵辱偕忘(wang)啊。”

“謙(qian)益哥,你今(jin)天是(shi)運氣好(hao),肺雖然是(shi)帝國和蓋亞(ya)大陸(lu)的門戶,可(ke)是(shi)并不總是(shi)如今(jin)天這樣美好(hao)的。大多數時候它都是(shi)淫雨霏霏,連月不開(kai),陰風怒號,濁浪排空(kong),藏(zang)污納垢的地(di)方。”

小紅很(hen)是感慨:“不記(ji)得上次咱們魯(lu)中慶典,死(si)傷(shang)無數么?那次咱們的(de)損失確實很(hen)大,可是這肺遭(zao)遇的(de)破壞更多(duo)。PM2.5,沙(sha)塵,汽車尾氣,煤煙不一(yi)而足(zu),還有細(xi)菌,病(bing)毒(du)(du)。肺每天是應接不暇,手忙腳亂啊(a)。尤其最近一(yi)種叫做H7N9的(de)病(bing)毒(du)(du),席卷蓋(gai)亞大陸(lu)的(de)東南(nan)部(bu),很(hen)多(duo)帝國都風聲鶴唳(li),草木(mu)皆兵。”

“哦,原來(lai)如此,看來(lai)這(zhe)帝國(guo)真是(shi)多災多難啊!” 我心中悲憤(fen):“蓋(gai)亞數千(qian)年(nian),有(you)無數悲歌,帝國(guo)幾萬里,無一處凈土。”

“正是如此(ci),這(zhe)肺(fei)今(jin)天看(kan)來一片祥和(he),可(ke)是金玉其(qi)外敗絮其(qi)中(zhong),其(qi)中(zhong)的(de)細支氣管干細胞(bao)正在策劃政變呢[1]。”小紅壓低(di)了聲音(yin)和(he)我說。

“哦,有這(zhe)樣的事?那我們(men)就去拜訪細(xi)支氣管干細(xi)胞!”

肺部層層疊(die)疊(die),九曲回(hui)腸(chang),不過有(you)小紅這個百曉生,我們還(huan)是不費力的就找(zhao)到了細支氣管干細胞(bao)的家。

誰知吃了個(ge)閉門羹,細(xi)支細(xi)胞干細(xi)胞送出一副(fu)對(dui)聯,說是對(dui)上(shang)了才能進(jin)去。我一看對(dui)聯,確實是一副(fu)絕對(dui):

琵(pi)琶琴瑟八大王(wang),王(wang)王(wang)在上

小紅看我一(yi)眼,吸了口冷氣(qi),意(yi)思是腫么辦(ban)?

“這有(you)何難,看我的!”肺脾肝膽四小月(yue),月(yue)月(yue)相依

肺雖(sui)然(ran)(ran)是五(wu)臟華蓋,可是心胸很(hen)小,受(shou)不得氣(qi)(qi),所以有(you)氣(qi)(qi)炸肺的(de)說(shuo)法。肝膽一(yi)唱一(yi)和(he),有(you)肝膽相照的(de)說(shuo)法,所以在(zai)(zai)臟腑中驕傲(ao)異常;脾(pi)雖(sui)然(ran)(ran)自己(ji)獨處,但是和(he)胃(wei)相依,自己(ji)也(ye)很(hen)有(you)“脾(pi)”氣(qi)(qi),基本上,大家(jia)都不大在(zai)(zai)乎肺。今(jin)天我(wo)把(ba)他(ta)排在(zai)(zai)四(si)臟之首,估(gu)計(ji)他(ta)很(hen)受(shou)用。果然(ran)(ran),細支氣(qi)(qi)管干細胞(bao)出門迎(ying)接(jie)。

細支氣管干細胞對(dui)我自然心(xin)存警(jing)惕,不過我給他秀了(le)(le)我的(de)基(ji)(ji)因突(tu)變后,他就徹(che)底對(dui)我推心(xin)置腹了(le)(le)。從(cong)他那里,我知道(dao)了(le)(le)肺癌(ai)的(de)最頻繁的(de)基(ji)(ji)因突(tu)變和我的(de)不一樣。

慶典驚變之后我(wo)(wo)檢查(cha)了那些讓我(wo)(wo)特(te)別茁(zhuo)壯的(de)(de)突變,分別是(shi):PIK3CA、PTEN、AKT1、TP53、GATA3、CDH1、RB1、MLL3、MAP3K1和(he)CDKN1B[3]。然而,肺(fei)癌的(de)(de)突變則是(shi)這些:TP53、CDKN2A、PTEN、PIK3CA、KEAP1、MLL2、HLA-A、NFE2L2、NOTCH1和(he)RB1[4]。我(wo)(wo)注意到(dao)KEAP1和(he)NFE2L2都是(shi)和(he)壓(ya)力反(fan)應(ying)相關的(de)(de)。肺(fei)畢竟和(he)乳腺不(bu)一(yi)樣,面對不(bu)同(tong)(tong)的(de)(de)壓(ya)力,癌細胞想要生存,就要有不(bu)同(tong)(tong)的(de)(de)應(ying)對措施(shi),因而需要不(bu)同(tong)(tong)的(de)(de)基(ji)因突變。

辭別了肺,我們來到了結腸。還是(shi)一副對聯擋路(lu):蛋白質(zhi)

小紅直接(jie)看我,這個對(dui)聯(lian)雖然簡(jian)短,可是要(yao)是對(dui)仗工整還(huan)是很難(nan)的。

我略微(wei)思(si)索了一下,回(hui)復到:葉綠素

小(xiao)紅大喜。就(jiu)這樣,我(wo)們見到了結腸干細胞[1]。結腸癌的突變(bian)又是不同:APC、TP53、SMAD4、PIK3CA、KRAS、ARID1A、SOX9和FAM123B[5]。

接(jie)下來,我(wo)們(men)來到(dao)了卵巢。卵巢是帝(di)國(guo)的(de)重(zhong)中之重(zhong),是新帝(di)國(guo)騰飛的(de)地(di)方。給出的(de)對聯非常的(de)霸氣:風物(wu)正凄然,望渺渺瀟(xiao)湘,萬水(shui)千山皆赴我(wo)

我知(zhi)道這(zhe)是(shi)卵子細胞(bao)的(de)(de)一種獨白,形容無數精(jing)子前赴后繼(ji),奮勇(yong)向(xiang)前,希望(wang)能抱得美人歸的(de)(de)動人場面,萬水千山皆赴我,實在不能算過(guo)分夸張(zhang)。

說大(da)人(ren)而藐之,不(bu)能(neng)被她看扁,回想我(wo)出(chu)道至今,也是(shi)(shi)經(jing)歷無數劫難,讓我(wo)屹立不(bu)倒的(de),尤其是(shi)(shi)獨(du)立思考的(de)精神,和先天下(xia)之憂而憂(擔心自(zi)己被國安局細胞殺掉),后(hou)(hou)天下(xia)之樂而樂(決定(ding)成(cheng)為(wei)癌(ai)細胞,自(zi)己做主)的(de)氣概。因此我(wo)給出(chu)下(xia)聯(lian):江湖常獨(du)立,念悠悠天地,先憂后(hou)(hou)樂是(shi)(shi)何(he)人(ren)。

就這樣,我得知了卵巢癌(ai)的秘密:卵巢癌(ai)細胞的突變包括(kuo)TP53、BRCA1、CSMD3、NF1、CDK12、FAT3、GABRA6、BRCA2、RB1[6]。

離開了卵巢,我迫不及待(dai)想去(qu)大荒山無(wu)稽(ji)崖青埂峰。小紅卻建(jian)議,已經來到卵巢,那就再去(qu)子(zi)宮(gong)看看。子(zi)宮(gong)內(nei)膜(mo)細胞(bao)癌的突變包括 PTEN、CTNNB1、PIK3CA、ARID1A、KRAS和(he)ARID5B[7]。

離開子宮,一(yi)路上行,離青埂峰越來越近。卻收到神經膠質細(xi)胞的一(yi)幅對聯:得了神經病真精神

原(yuan)來神(shen)經(jing)細胞看(kan)(kan)到(dao)我們一路過(guo)五關(guan)斬六將,非常不(bu)服氣,要用對(dui)聯考考我們。這對(dui)聯看(kan)(kan)似簡單,可是(shi)內有乾坤,神(shen)經(jing)精(jing)神(shen)兩字顛倒,真是(shi)很難(nan)對(dui)。

小紅(hong)也看出這里(li)面的玄機(ji),一(yi)籌莫展。我(wo)本來胸有成(cheng)竹,可是想到神(shen)經細胞(bao)自負(fu)智計無雙,我(wo)要是對(dui)上(shang)了對(dui)子,說(shuo)不定(ding)又有什么(me)來刁難(nan)我(wo),索性(xing)順(shun)水推舟,就說(shuo)不會。

神經(jing)細(xi)胞非常高興(xing),對(dui)我知無不言,就告訴(su)我神經(jing)膠(jiao)質(zhi)瘤的基因秘密。原來神經(jing)膠(jiao)質(zhi)瘤的主要(yao)突(tu)變包括(kuo)NF1、EGFR、PI3K、MGMT[8]。

終于到了青埂峰下,果然是帝國奇峰。遠遠望去,蒼山負雪,明燭天南,夕(xi)陽映(ying)照,風景如(ru)畫。

我和小紅加快(kuai)腳步(bu),一(yi)口氣登上(shang)峰頂(ding),舉頭白云(yun)紅日(ri)飛,五(wu)湖四海皆一(yi)望!

我迫(po)不及待:神秘的青(qing)埂峰佛光,你會告訴我些(xie)什么呢?

注釋與(yu)參考

[1] 肺癌可能起源于細支氣管干細胞,其它癌癥的細胞起源見:Cells of origin in cancer.Nature 469: 314–322 (20 January 2011).

 

[2] The Cancer Genome Atlas. Wikipedia.這個項目是由美國NCINHGRI連手建立的,致力于揭示所有癌癥的基因基礎的一個項目。到現在為止,包括乳腺癌,肺癌等很多癌癥的基因組基礎被確定。最新的兩篇文章(51號的NEJM52號的Nature)分別介紹了介紹了白血病(AML)和子宮內膜癌的基因基礎。

 

(十一)風陵渡口

事實上,在青埂峰(feng)上,我什么都沒有(you)看(kan)到。

為什么(me)會這樣(yang)?我一開始(shi)也想(xiang)(xiang)(xiang)(xiang)不(bu)(bu)(bu)明(ming)白。但是(shi)隨即(ji)豁然(ran)開朗:在有選擇的(de)(de)(de)時候,人(ren)們常常只看到(dao)他們自己想(xiang)(xiang)(xiang)(xiang)看到(dao)的(de)(de)(de)東(dong)西(xi),聽到(dao)自己想(xiang)(xiang)(xiang)(xiang)聽到(dao)的(de)(de)(de)東(dong)西(xi)。我們不(bu)(bu)(bu)是(shi)有那樣(yang)的(de)(de)(de)經(jing)驗么(me)?在一場(chang)和諧融洽的(de)(de)(de)對(dui)(dui)話中(zhong),迫不(bu)(bu)(bu)及待地等對(dui)(dui)方說完自己的(de)(de)(de)觀點,馬上(shang)用一句“說的(de)(de)(de)太(tai)對(dui)(dui)了,我也這么(me)想(xiang)(xiang)(xiang)(xiang)”開啟(qi)自己的(de)(de)(de)滔滔不(bu)(bu)(bu)絕,甚至沒有意識(shi)到(dao)對(dui)(dui)方在說什么(me),以至于(yu)最(zui)后(hou)發現開始(shi)討(tao)論的(de)(de)(de)題目(mu)是(shi)陜西(xi)涼皮,等到(dao)自己說完,內(nei)容已經(jing)變成(cheng)了北京房價。而(er)我,一顆心浩浩蕩蕩,無所系縛。看完不(bu)(bu)(bu)死古卷(juan),我雖然(ran)還(huan)是(shi)有很多問題,可是(shi)我知道了自己的(de)(de)(de)命運和底線,因此,我不(bu)(bu)(bu)會放(fang)縱(zong)自己的(de)(de)(de)想(xiang)(xiang)(xiang)(xiang)象,也就無法看到(dao)隨緣而(er)感,因人(ren)施設(she)的(de)(de)(de)青埂佛(fo)光。

小(xiao)(xiao)紅的(de)(de)再(zai)臨青埂(geng)峰卻給了他(ta)(ta)十分欣喜和(he)一(yi)聲(sheng)(sheng)嘆息。讓(rang)他(ta)(ta)欣喜的(de)(de)是,他(ta)(ta)原來有(you)機會(hui)成為癌(ai)細(xi)(xi)胞(bao)(bao)的(de)(de),而且需要的(de)(de)突變非(fei)常少,只(zhi)(zhi)要大約10幾個突變就可(ke)以1。然而,小(xiao)(xiao)紅最后也只(zhi)(zhi)能(neng)一(yi)聲(sheng)(sheng)嘆息,因為他(ta)(ta)早已經(jing)錯過了成為癌(ai)細(xi)(xi)胞(bao)(bao)的(de)(de)機會(hui)。雖然蓋亞大陸現(xian)在(zai)流(liu)行(xing)一(yi)種整(zheng)容術,能(neng)讓(rang)分化(hua)的(de)(de)細(xi)(xi)胞(bao)(bao)變成干細(xi)(xi)胞(bao)(bao)(誘導多能(neng)干細(xi)(xi)胞(bao)(bao)iPSCs),那就有(you)成為癌(ai)細(xi)(xi)胞(bao)(bao)的(de)(de)可(ke)能(neng),可(ke)是小(xiao)(xiao)紅甚至沒(mei)有(you)細(xi)(xi)胞(bao)(bao)核,曲線救國(guo)也不可(ke)能(neng),所(suo)以只(zhi)(zhi)剩一(yi)聲(sheng)(sheng)嘆息。

在(zai)帝(di)國走了(le)(le)一(yi)遭之(zhi)后,我(wo)(wo)對自己更自信了(le)(le)。一(yi)個大計劃在(zai)我(wo)(wo)的腦中(zhong)形(xing)成,于是我(wo)(wo)迫(po)不(bu)及(ji)待(dai)地想回到魯中(zhong),實(shi)施我(wo)(wo)的計劃。我(wo)(wo)們決(jue)定打道回府。

小紅建議回家(jia)之前,應該去胃(wei)部(bu)走走。五臟(zang)(zang)藏而不泄(xie),恰似名山(shan),肺臟(zang)(zang)吞吐(tu)天下,正應華山(shan);六(liu)腑泄(xie)而不藏,猶如(ru)(ru)(ru)名川,胃(wei)臟(zang)(zang)是水谷之海(hai),可比黃河(he)。我(wo)們游覽了如(ru)(ru)(ru)險峻似華山(shan)的肺臟(zang)(zang),為什(shen)么不去如(ru)(ru)(ru)浩(hao)瀚如(ru)(ru)(ru)黃河(he)的胃(wei)臟(zang)(zang)看(kan)看(kan)呢?也好給我(wo)們的帝國(guo)之旅畫一個完滿的句號。

于是我按捺住自(zi)己回去實現宏偉藍(lan)圖的計劃(hua),徑往胃部而來。

胃臟地(di)處帝(di)國正中,承上啟下,就像懸在空(kong)中的一(yi)個葫(hu)蘆(lu),也象一(yi)個在子(zi)宮中蜷曲(qu)的嬰兒。胃臟中急(ji)湍似箭,猛浪若奔,沒(mei)有一(yi)時停息(xi)。我(wo)們不敢進入其中,空(kong)氣中彌漫著一(yi)股酸(suan)味,令人嗅而生畏。

去(qu)胃(wei)部游玩,有一處不可不去(qu),那就是(shi)幽門。幽門呈(cheng)上(shang)起下,是(shi)由胃(wei)入(ru)腸的(de)要津,自古乃是(shi)兵家必爭之地(di),其地(di)位之重(zhong)之險,可以媲(pi)美黃河的(de)風陵渡(du)(du)口,風陵渡(du)(du)口是(shi)黃河大拐彎(wan)的(de)地(di)方,所以人們也把(ba)幽門稱為胃(wei)中(zhong)的(de)風陵渡(du)(du)。

我(wo)和(he)小紅(hong)(hong)來到風陵渡,作壁上觀,欣賞著渡口的(de)(de)(de)雄(xiong)奇(qi)壯(zhuang)闊。在肺部,我(wo)們(men)見(jian)識到了(le)壁立(li)千仞,而在胃(wei)部,我(wo)們(men)則知(zhi)(zhi)道了(le)什么是海納百(bai)川。從(cong)食道奔流而下的(de)(de)(de),是千奇(qi)百(bai)怪,五花八門的(de)(de)(de)東東:白色的(de)(de)(de)冰激凌,黑色的(de)(de)(de)芝麻,綠色的(de)(de)(de)芥藍,紅(hong)(hong)色的(de)(de)(de)西紅(hong)(hong)柿,黃(huang)色的(de)(de)(de)橙子,紫色的(de)(de)(de)洋蔥(cong),透明的(de)(de)(de)凝膠(jiao);軟軟的(de)(de)(de)豆(dou)腐(fu),硬硬的(de)(de)(de)蠶豆(dou),滑滑的(de)(de)(de)山藥,澀(se)澀(se)的(de)(de)(de)核桃(tao),油油的(de)(de)(de)炸雞(ji),脆脆的(de)(de)(de)薯片。我(wo)在青埂峰見(jian)識了(le)大千世界的(de)(de)(de)多姿多彩,到了(le)胃(wei)部則知(zhi)(zhi)道無論曾經多么絢爛的(de)(de)(de)東西,都(dou)會零落(luo)成泥。

“謙益哥,你看,那(nei)是什么(me)?”小(xiao)紅一聲驚呼,把我從沉(chen)思中喚醒(xing)。驚濤駭浪(lang)(lang)(lang)中,一個身材瘦長,頭頂(ding)6根瀟灑秀(xiu)發的家伙,在(zai)風陵渡中沖浪(lang)(lang)(lang),隨風起伏(fu),隨浪(lang)(lang)(lang)漂擺(bai)。無論風浪(lang)(lang)(lang)多大,他都悠(you)然自得,怡然不懼,似(si)乎完(wan)全沉(chen)浸在(zai)自己征(zheng)服(fu)巨浪(lang)(lang)(lang)的快(kuai)感(gan)中。而(er)在(zai)這份悠(you)然中,隱隱的似(si)乎是一種(zhong)惆悵落寞(mo)。

“他的頭發比(bi)三毛多了一(yi)倍(bei),莫非是六毛?我只聽說過5毛,嘿嘿”小紅自言(yan)自語。

我(wo)(wo)本來也沒有(you)頭(tou)緒,小紅一提(ti)到六毛,我(wo)(wo)心中一動。“這(zhe)個可(ke)能是傳說中的小幽2,是一種(zhong)生(sheng)長于(yu)胃(wei)部風陵渡(du)口的細菌。這(zhe)些細菌好似丐(gai)(gai)幫(bang)(bang)(bang)(bang),頭(tou)上頭(tou)發(fa)的數量相當(dang)于(yu)丐(gai)(gai)幫(bang)(bang)(bang)(bang)的布袋(dai),丐(gai)(gai)幫(bang)(bang)(bang)(bang)有(you)9袋(dai)長老,小幽們最多6根(gen)頭(tou)發(fa),這(zhe)家伙可(ke)不簡單啊,很有(you)可(ke)能是小幽幫(bang)(bang)(bang)(bang)的幫(bang)(bang)(bang)(bang)主。據說這(zhe)家伙和胃(wei)癌(ai)細胞密(mi)不可(ke)分。今天正巧,我(wo)(wo)們不如(ru)去會(hui)他一會(hui)。”

“小(xiao)幽(you)兄(xiong)弟(di),可(ke)否過來一敘?”我隔(ge)空(kong)大(da)喊。

那小(xiao)幽細菌雖然沖(chong)(chong)浪(lang)很(hen)入神,可是還是聽(ting)到(dao)了(le)(le)我的(de)聲音。只見他操縱(zong)沖(chong)(chong)浪(lang)板,靈巧地在浪(lang)中穿行,很(hen)快(kuai),就到(dao)了(le)(le)我和(he)小(xiao)紅所在的(de)血(xue)管壁(bi)的(de)前(qian)面。

“是你們在喊(han)我么?”小(xiao)幽一(yi)甩自己的(de)6根頭發(fa),一(yi)個(ge)沒(mei)消化的(de)菜葉(xie)在空中劃起一(yi)道弧線,掉(diao)在了小(xiao)幽的(de)腳(jiao)下,我才看清,他踩在腳(jiao)下作(zuo)為沖浪板(ban)的(de),原來(lai)是一(yi)個(ge)葵花(hua)籽(zi)的(de)皮。

“是(shi)啊,兄弟(di)(di),你就是(shi)小(xiao)幽幫主吧?早就聽說過你,我是(shi)魯(lu)中的(de)魯(lu)謙益(yi)。這是(shi)我的(de)兄弟(di)(di),小(xiao)紅。我們(men)路過此地,看你在浪花中凌波微步,瀟灑出塵,有飄飄欲(yu)仙的(de)神采,真是(shi)非常(chang)羨慕,所以想和(he)你聊聊。”

“哦,這樣啊,是(shi)的(de)(de),我(wo)就是(shi)小(xiao)(xiao)幽幫的(de)(de)幫主。好吧,我(wo)也沒有(you)什(shen)么事,和你(ni)們聊聊也挺好的(de)(de)。”小(xiao)(xiao)幽人很好說(shuo)話(hua)。說(shuo)話(hua)幽幽的(de)(de),總是(shi)象若有(you)所思的(de)(de)自言自語。“對(dui)了(le),你(ni)是(shi)怎(zen)么知道我(wo)的(de)(de)?”

“你(ni)還不(bu)(bu)知道么(me)?你(ni)在(zai)帝國很出名(ming),主(zhu)要是因(yin)為糯悲兒(er)大(da)(da)獎(jiang)的(de)(de)緣故。”蓋(gai)亞大(da)(da)陸有個赫赫有名(ming)的(de)(de)糯悲兒(er)大(da)(da)獎(jiang),主(zhu)要是獎(jiang)勵那些(xie)像糯米一樣(yang)堅持不(bu)(bu)懈,為了帝國的(de)(de)福祉(zhi)而做出悲天憫(min)人的(de)(de)發現的(de)(de)科學帝國。帝國眾多,數(shu)都數(shu)不(bu)(bu)完,多的(de)(de)像耗子一樣(yang);有幸得(de)到糯悲兒(er)大(da)(da)獎(jiang)的(de)(de),卻少之又(you)少,少的(de)(de)象(xiang)熊貓一樣(yang)。蓋(gai)亞歷2005年,糯悲兒(er)獎(jiang)落到了白馬少和羅賓漢的(de)(de)頭上3,因(yin)為他們發現了小幽(you)參與(yu)胃炎甚(shen)至是胃癌的(de)(de)發病。

“他們都說我是(shi)胃癌的元兇(xiong),是(shi)么(me)?”小(xiao)幽還是(shi)幽幽地說。

我(wo)和(he)小紅對視(shi)一眼(yan),沒有吱聲。

“他們(men)說的沒錯!我們(men)確(que)實和胃癌(ai)有關,因為我們(men)在胃部的生存(cun),會引起慢性炎(yan)癥,慢慢地,癌(ai)癥就被引發了。”

“小(xiao)幽兄弟(di),我(wo)聽說你們小(xiao)幽是(shi)雙胞胎,唯一(yi)的(de)差別是(shi)一(yi)個叫(jiao)做CagA的(de)蛋(dan)白,哥(ge)(ge)(ge)哥(ge)(ge)(ge)有(you)CagA4,弟(di)弟(di)則沒(mei)有(you)。而且(qie)有(you)趣的(de)是(shi),大多數(shu)居住在蓋亞(ya)大陸西部帝國的(de),都是(shi)小(xiao)幽哥(ge)(ge)(ge)哥(ge)(ge)(ge),而住在東(dong)部的(de),大多數(shu)是(shi)弟(di)弟(di)。”

“沒(mei)錯,正是這(zhe)樣。”

“小幽哥,你們是蓋亞(ya)大陸最(zui)牛的(de)(de)細(xi)菌了吧,好(hao)像只有你們能成就癌癥的(de)(de)發(fa)生(sheng)。”小紅好(hao)奇地問小幽。

“差不多吧,我們(men)(men)確實是(shi),因為已經被糯悲兒大獎(jiang)加冕了,不過(guo)還是(shi)有很(hen)多別的細菌也能誘導癌(ai)癥,比如沙門氏(shi)菌(Salmonella typhi),他們(men)(men)和膽囊癌(ai)有關(guan)(guan);鏈球菌(Streptococcus bovis),他們(men)(men)和結腸癌(ai)相(xiang)關(guan)(guan);肺炎衣原體(Chlamydia pneumoniae),他們(men)(men)和肺癌(ai)有關(guan)(guan);支原體(Mycoplasma)則(ze)和很(hen)多癌(ai)癥都(dou)有關(guan)(guan)系。

“那(nei)細菌和癌癥,到底是(shi)什么關(guan)系呢?”見小(xiao)幽逐漸開始滔滔不絕,我就因勢利導地問他。

“哈,這個你(ni)可問著了(le),知道這個的不多,我就是其中一個,我就和你(ni)們說道說道。”

“其(qi)實呢(ni),象我們(men)(men)小幽這(zhe)樣直接能誘(you)導癌癥的(de)細菌真的(de)不多。我們(men)(men)可(ke)以說是鶴立(li)雞群吧。”小幽如此凄清落寞(mo),是因為他們(men)(men)高(gao)(gao)高(gao)(gao)在上,曲高(gao)(gao)和寡么?

“大多數細(xi)(xi)菌(jun)(jun)是在機(ji)(ji)體(ti)被腫瘤侵(qin)蝕(shi),免(mian)疫力低下(xia)(xia)后華麗(li)登場的(de)(de)投機(ji)(ji)者。如(ru)果說機(ji)(ji)體(ti)是羚羊,腫瘤是狼(lang)的(de)(de)話,那么這些細(xi)(xi)菌(jun)(jun)就(jiu)(jiu)像在空中(zhong)盤旋飛舞的(de)(de)禿鷲:隨時(shi)等待機(ji)(ji)會(hui)下(xia)(xia)去咬幾口肉吃;平時(shi)免(mian)疫系統國(guo)安局(ju)就(jiu)(jiu)像羚羊角(jiao),讓類似禿鷲的(de)(de)投機(ji)(ji)細(xi)(xi)菌(jun)(jun)瞪著眼睛干著急。所以癌癥和這些細(xi)(xi)菌(jun)(jun),就(jiu)(jiu)是狼(lang)和禿鷲的(de)(de)關系5。”

“還(huan)有些(xie)細菌(jun)能壞癌癥的事(shi)。”小幽繼續講(jiang)述,聲音(yin)娓娓動聽。聽到能壞癌癥事(shi)的細菌(jun),我聽得更加仔(zi)細。

“給你們講個(ge)故(gu)事吧,說是(shi)故(gu)事,只是(shi)因為情(qing)節有(you)趣,不(bu)(bu)(bu)過事情(qing)是(shi)真的(de)(de)。這癌(ai)(ai)細(xi)胞和細(xi)菌(jun)對帝國(guo)(guo)(guo)都是(shi)威脅(xie),所(suo)以帝國(guo)(guo)(guo)一(yi)向控制(zhi)很(hen)(hen)嚴(yan),國(guo)(guo)(guo)安局被責(ze)成務必除惡務盡,常常不(bu)(bu)(bu)分青紅(hong)皂白,一(yi)網打盡。所(suo)以有(you)時候癌(ai)(ai)細(xi)胞就被細(xi)菌(jun)連累(lei),本來(lai)(lai)癌(ai)(ai)癥隱藏(zang)的(de)(de)很(hen)(hen)好,還沒(mei)什么跡象征兆,可(ke)(ke)是(shi)因為細(xi)菌(jun)的(de)(de)突然出現,國(guo)(guo)(guo)安局噴灑(sa)各(ge)種武器(qi),抗體(ti)啦(la),干(gan)擾(rao)素等(deng)等(deng),不(bu)(bu)(bu)但細(xi)菌(jun)被搞死,癌(ai)(ai)細(xi)胞也就糊里糊涂做(zuo)了(le)刀下(xia)鬼,胎(tai)死腹中(zhong)了(le)。蓋(gai)亞(ya)歷1999年,位于(yu)大陸西(xi)部美利堅Jackson的(de)(de)密西(xi)西(xi)比醫療(liao)中(zhong)心(xin)就發(fa)生(sheng)這樣(yang)一(yi)件事:4個(ge)帝國(guo)(guo)(guo)腦(nao)癌(ai)(ai)細(xi)胞泛濫,同時細(xi)菌(jun)(產氣腸桿菌(jun))感(gan)(gan)染橫行,可(ke)(ke)是(shi)后來(lai)(lai)腦(nao)癌(ai)(ai)細(xi)胞和細(xi)菌(jun)都消失了(le)。于(yu)是(shi)蓋(gai)亞(ya)大陸盛傳細(xi)菌(jun)感(gan)(gan)染可(ke)(ke)以用來(lai)(lai)抗癌(ai)(ai)。于(yu)是(shi)蓋(gai)亞(ya)歷2012年,美利堅家(jia)里呆不(bu)(bu)(bu)下(xia)大學(xue)戴維(wei)斯分校的(de)(de)科學(xue)家(jia)用同樣(yang)的(de)(de)細(xi)菌(jun),產氣腸桿菌(jun)(Enterobacter aerogenes)來(lai)(lai)治療(liao)腦(nao)癌(ai)(ai),可(ke)(ke)惜三個(ge)帝國(guo)(guo)(guo)沒(mei)有(you)那么幸運,終于(yu)崩潰。不(bu)(bu)(bu)過,用細(xi)菌(jun)來(lai)(lai)刺激國(guo)(guo)(guo)安局,從而將癌(ai)(ai)細(xi)胞殺掉,是(shi)很(hen)(hen)多帝國(guo)(guo)(guo)躍躍欲(yu)試的(de)(de)手段6。而且除了(le)戴維(wei)斯的(de)(de)這些個(ge)例,別(bie)的(de)(de)研究似乎都很(hen)(hen)有(you)潛力。”

“哦(e),原(yuan)來如此。”我倒吸口冷氣,不怕狼(lang)一般(ban)的對手(國安局),就怕豬一樣的隊友(細菌)啊,以后(hou)還(huan)是要小心(xin)。

“謙益兄,我看出你不是池中之物,如果你以后想爭霸天下,有一類細菌,你可能碰(peng)到,那就(jiu)一定要小心!”

“哦,說(shuo)說(shuo)看?”

“有(you)種(zhong)細(xi)(xi)(xi)菌(jun)(jun)(jun),明明是(shi)(shi)傾覆(fu)帝國的殺(sha)(sha)手(shou),可(ke)是(shi)(shi)被(bei)帝國馴化之后(hou)(hou)(hou),沒有(you)毒性,反倒會幫助帝國消(xiao)除(chu)癌(ai)細(xi)(xi)(xi)胞(bao),成為帝國的鷹犬。如果說帝國是(shi)(shi)羚羊,國安局(ju)是(shi)(shi)羊角(jiao),癌(ai)癥是(shi)(shi)狼,有(you)些細(xi)(xi)(xi)菌(jun)(jun)(jun)是(shi)(shi)禿鷲,那這(zhe)類(lei)細(xi)(xi)(xi)菌(jun)(jun)(jun)就(jiu)像牧羊犬。李氏桿菌(jun)(jun)(jun)(Listeria monocytogenes)就(jiu)是(shi)(shi)如此。這(zhe)種(zhong)細(xi)(xi)(xi)菌(jun)(jun)(jun)被(bei)收買(mai)后(hou)(hou)(hou),可(ke)以攜帶放射性大殺(sha)(sha)器錸188,然(ran)后(hou)(hou)(hou)進入癌(ai)細(xi)(xi)(xi)胞(bao)的居住地,殺(sha)(sha)死癌(ai)細(xi)(xi)(xi)胞(bao)。非常的可(ke)怕。我希(xi)望你以后(hou)(hou)(hou)不要遇(yu)到他7。”

帝國(guo)為(wei)了消滅癌細胞真是處心積慮啊。事實上,后來,我(wo)遇到的(de)來自帝國(guo)的(de)敵人,都非常(chang)的(de)可怕。我(wo)現在(zai)還常(chang)常(chang)在(zai)夢中(zhong)驚醒。垂死(si)夢中(zhong)驚坐起,暗風吹(chui)雨入寒窗,也(ye)不過如此吧。人們在(zai)遭(zao)遇苦(ku)痛之后,傾向(xiang)于選擇(ze)性失憶。可是在(zai)我(wo),那(nei)些夢魘,卻無論如何也(ye)擦抹不去。

天下(xia)沒(mei)有不(bu)散的(de)(de)宴席,我們和小(xiao)(xiao)幽(you)分手告別。小(xiao)(xiao)幽(you)曇花一現的(de)(de)健談就(jiu)這樣結束了(le),恢復了(le)特有的(de)(de)落寞,寂然離去,瘦長的(de)(de)背(bei)影終于消失在風陵渡口。

小(xiao)紅是(shi)個重(zhong)感情的(de)(de)人(ren),看著(zhu)小(xiao)幽的(de)(de)離去,眼圈(quan)泛紅。哎,古(gu)(gu)老的(de)(de)風(feng)陵(ling)渡(du)(du)口,揮(hui)灑了古(gu)(gu)往今來(lai)世間多(duo)少恩愛情仇。風(feng)陵(ling)渡(du)(du)口偶相逢(feng),一見(jian)楊過誤終(zhong)生,憑(ping)水(shui)臨望,不由(you)想到千年以前那個豁達(da)又(you)聰(cong)慧(hui)的(de)(de)小(xiao)東邪郭襄,她的(de)(de)心(xin),永遠地定格(ge)在(zai)十六歲那年璀璨的(de)(de)煙花里,留給世人(ren)多(duo)少唏(xi)噓感嘆(tan)。黃河(he)水(shui)日夜奔流如此(ci),就是(shi)要把這情,這緣統統帶走(zou),來(lai)撫慰一顆顆支離破碎的(de)(de)心(xin)吧。

[1] Genomic andEpigenomic Landscapes of Adult De Novo Acute Myeloid Leukemia. May 1, 2013DOI:10.1056/NEJMoa1301689.

[2] Helicobacter pylori. Wikipedia. 幽門螺桿菌,其鞭毛有4到6條。地球上一半的人在胃腸道都有幽門螺桿菌。

[3] BarryMarshall and Robin Warren, Nobel laureates. Wikipedia. 他們兩個因發現幽門螺桿菌在胃炎和胃癌中的作用而獲獎。

[4] CagA.Wikipedia. 幽門螺桿菌蛋白,參與癌癥發生,西方發達國家的幽門螺桿菌是CagA陽性,亞洲國家呈CagA陰性。

[5] Cancerbacteria. Wikipedia.

[6] Can bacteriafight brain cancer? Nature News 27 July 2012.

[7] Nontoxicradioactive Listeriaat is a highly effective therapy against metastaticpancreatic cancer. Published online before print April 22, 2013, doi:10.1073/pnas.1211287110 PNAS April 22, 2013.


《癌細胞的奮斗史》系列至第11季,作者:徐鑫;

《生命科學》系列至第29季,作者:徐鑫、呂喆、水迎波、吳云鵬;
《私房菜》系列至第5季,作者:阿牛;想看系列往期文章請關注本公眾號后回復“癌細胞”、”美食家“、“瑞士游記”、“生命科學”、”私房菜“、“古城”、“數學

、“數鐵軌”、“找不回來的人”等后跟集數(如古城1、癌細胞3......)

 

 

(十二)四姑娘(niang)的劍

       這世上(shang)能束(shu)縛(fu)人(ren)(ren)的,常常是(shi)(shi)開(kai)始給(gei)人(ren)(ren)安全感(gan)(gan)的東西:穩定的工作,值(zhi)得依靠的寬厚肩膀(bang),天真的希望,甚至(zhi)是(shi)(shi)價(jia)值(zhi)連城的手表——“表哥(ge)(ge)”和“無表哥(ge)(ge)”戴在手上(shang)的,其實不(bu)是(shi)(shi)表,是(shi)(shi)官位帶(dai)給(gei)自(zi)己的安全感(gan)(gan)。

       還有的就(jiu)是,鎖。它也在最初給我們安全,然后又困住我們的手腳(jiao)。

       曹操奉辭伐罪,旌麾南(nan)指,氣(qi)勢洶洶,結(jie)果(guo)中計用鐵鎖連船(chuan),最終折(zhe)戟沉(chen)沙,夢(meng)斷江南(nan)。

       數(shu)十年后(hou),東吳(wu)的(de)孫皓,仗恃長(chang)江天(tian)險,以千(qian)尋鐵鎖橫于江面,最終卻被付之一炬(ju),“千(qian)尋鐵鎖沉(chen)江底,一片降幡出(chu)石頭(tou)”,難逃亡(wang)國之君的(de)命運。

       甚至法國著名的路易十六,沉迷于制鎖,不(bu)能(neng)自拔,荒廢朝政,最(zui)后上了斷頭臺。

       我們這些魯中的細胞們,也被一把鎖牢牢地控制著。這把鎖叫做E-cadherin1。這把鎖曾經讓魯中固若金湯,然而,對想要走出魯中的我們,它又是如此的可憎。乳腺中的上皮細胞,包括我和尚睥,都一度被這把鎖牢牢地困在魯中,動彈不得,只能老老實實地干活。

       可是這把鎖卻最終困不住我。如果說我是孫悟空,E-cadherin就是五行山的話。我最終等來了一個取經人:CDH1突變。

       慶典驚變之后,我突變的10個基因中,有一個就是CDH1(參見“一個癌細胞的奮斗史之五:慶典驚變”),它編碼的蛋白就是E-cadherin。

       所以,我身上的這把鎖,其實(shi)被不知不覺(jue)地打開(kai)了。這也是我在聽(ting)了小(xiao)紅的青埂峰(feng)奇遇之后,能夠縱(zong)橫四海(hai),周游帝國的原因(yin)。

       但是畢竟只有我才有這樣的福利,我希望我的兄弟們也能和我一樣:帝國任我行。于是在周游帝國時我腦中逐漸形成一個計劃。這個計劃分兩步:第一步,帶領我的小弟們離開魯家莊(代號EMT3);第二步,在別的地方定居(代號MET4)。這個兩步計劃看似簡單,實際非常困難。要想離開魯家莊,需要先混進我們的鄰居,間充質干細胞中;要想在他鄉定居,還要重新擺脫間充質干細胞的身份。

       我和尚睥等表皮細胞被一把把鎖束縛著,為了節省空間被壓縮的象一塊塊豆腐,而且我們是有方向的,頭上腳下的立于基底膜之上;而我們周圍的間充質細胞則隨便的多:首先鏈接他們的不是E-cadherin而是N-cadherin2,其次他們不是方形的,而是很舒展的梭形,最后,他們不需要整天站著(沒有細胞極性)。

       從風陵渡(du)口(kou)回來(lai),我(wo)就開(kai)始了我(wo)的行(xing)動。展開(kai)了第一步計(ji)劃,離(li)開(kai)魯家莊,混(hun)入(ru)間充質細胞。我(wo)們(men)和間充質細胞如此不同,所以混(hun)入(ru)其中談何容易,雖然相距(ju)近在咫(zhi)尺,可是(shi)艱難如遠在天涯(ya)。這是(shi)一項堪比摩西帶(dai)領以色列(lie)人(ren)逃(tao)離(li)埃及一樣的行(xing)動。

       從不死古卷上我得知,為了像摩西一樣帶領弟兄逃離魯中,要打開E-cadherin之鎖;盡管我有CDH1突變,要想徹底斷開這把巨鎖,我需要兩把古劍。

       劍自古(gu)是兵器(qi)中的(de)(de)(de)君子,卓爾不(bu)群,從來(lai)(lai)名(ming)劍風(feng)流,必(bi)然用劍。琴(qin)心劍膽,讀來(lai)(lai)瀟灑(sa)風(feng)流,若是琴(qin)心槍膽,就似乎(hu)粗俗不(bu)堪;漢(han)高祖斬白蛇的(de)(de)(de)得了(le)天下(xia),用的(de)(de)(de)若是刀(dao),就如廚師(shi)切菜一般,索然無味,氣勢全無。

       帝國有兩柄古劍,鋒利異常,名字卻有趣的緊,分別叫蝸牛(Snail5)和懶漢(Slug6),這兩柄劍是E-cadherin的克星。

       守護著兩柄劍的,是傳說中的四姑娘(girlfriend,簡稱GF),高個姑娘(HighGF,即HGF),優雅姑娘(ElegantGF,即EGF),屁股大姑娘(PiguDa GF,即PDGF)和頹廢姑娘(TuifeiGF即TGF)7。四姑娘中最厲害的是頹廢姑娘,她平時是嚴格防止細胞變成癌細胞的,可是在癌細胞轉移的時候,她就因為自己沒有控制住癌細胞而失落,變得很頹廢,充當癌癥轉移的助手。

       問(wen)題是,如(ru)何(he)贏得四(si)姑娘的芳心,讓我把(ba)玩一下帝國古劍(jian):蝸牛(niu)和懶漢?

       

[1] CDH1.Wikipedia.

[2] CDH2.Wikipedia.

[3] EMT.Wikipedia. 誘發腫瘤轉移的關鍵細胞事件。

[4] MET.Wikipedia. 在血液中的腫瘤重新尋找生長點的細胞事件。

[5, 6] Snail and Slug. Wikipedia.這兩個蛋白能抑制E-cadherin的表達。象Snail這類的轉錄因子,因為參與EMT,被稱為EMT-TFs,其它的成員包括ZEB1TwistGoosecoidFOXC2等。The basics ofepithelial-mesenchymal transition. J ClinInvest. 2009 June 1; 119(6): 1420–1428.

[7] HGF, EGF,PDGF and TGFβ. 都是誘導EMT的,存在于細胞基質中的信號分子。TGFβ原來被發現時抑制表皮細胞增殖的,可是它也能促進腫瘤轉移。

 

(十三(san))老(lao)娘(niang)跟(gen)你混了

   人性(xing)常(chang)常(chang)不能圓融無礙,而各有偏(pian)好。君(jun)子喻(yu)于義(yi)(yi),小人喻(yu)于利(li)。君(jun)子又(you)分為可以(yi)(yi)動之(zhi)以(yi)(yi)情(qing)的(de),可以(yi)(yi)曉之(zhi)以(yi)(yi)理的(de),因(yin)此喻(yu)于義(yi)(yi)的(de)辦法常(chang)常(chang)有兩種:對前(qian)者通情(qing),對后(hou)者達理;小人則(ze)有骨(gu)頭軟而胃口貪的(de),有骨(gu)頭硬而眼皮淺的(de),所以(yi)(yi)喻(yu)于利(li)的(de)手段常(chang)常(chang)是(shi):對前(qian)者威逼,對后(hou)者利(li)誘。

   四姑娘中最厲害的是(shi)(shi)頹廢姑娘,我決定從這“頹廢”兩(liang)個(ge)字下手。問題是(shi)(shi),她是(shi)(shi)怎么(me)頹廢的?

   佛說人(ren)生有七苦(ku),生,老,病,死,愛(ai)別(bie)離(li),怨憎會,求(qiu)不得(de)。其(qi)實歸(gui)結起來就是(shi)一個求(qiu)不得(de),喜(xi)歡的,求(qiu)其(qi)來而(er)(er)不得(de),不喜(xi)歡的,求(qiu)其(qi)去而(er)(er)不得(de),如是(shi)而(er)(er)已。因諸(zhu)般求(qiu)不得(de),而(er)(er)生種種顛倒妄想,這顛倒又(you)分(fen)為(wei)對(dui)外的,和對(dui)內的。對(dui)外的或(huo)追求(qiu)玉(yu)石俱焚,就演化(hua)為(wei)報復社會;或(huo)追求(qiu)眾人(ren)關注,于是(shi)歇斯底里。對(dui)內的人(ren)中(zhong),智慧高的,徹悟;中(zhong)等的,頹(tui)廢(fei);低淺的,自殺(sha)。頹(tui)廢(fei)常常在徹悟和自殺(sha)之間搖擺,最常見(jian)于傾(qing)心愛(ai)慕,海誓山盟的情侶之背叛,或(huo)畢(bi)生為(wei)之努力奮(fen)斗的事業之凋零。

一(yi)個女孩心(xin)生頹(tui)廢(fei),最大的可能(neng)就是感情。頹(tui)廢(fei)姑(gu)娘應該也不會例外(wai)。

小紅(hong)幫我(wo)了解了更(geng)多的(de)真相,慢慢地,我(wo)勾勒出了頹廢姑娘的(de)人(ren)生走向(xiang)。

頹廢姑娘是(shi)帝(di)國的長城,癌細(xi)(xi)胞的噩夢(meng)。她(ta)靈動若水,能夠(gou)出沒于帝(di)國各處(TGF-β是(shi)細(xi)(xi)胞因子(zi),能被很多組織分(fen)泌(mi),調節細(xi)(xi)胞功能);目的明確,堅毅(yi)如(ru)山,對各種有癌細(xi)(xi)胞傾(qing)向(xiang)的細(xi)(xi)胞毫不留情。她(ta)的無數輝煌的戰績向(xiang)世人昭示(shi),服務多年,品(pin)質值得信賴。

頹廢姑娘手下有光明左右使,分別是司馬德(SMAD)和達克斯(DAXX)。司馬德是光明左使,掌管生殺大權。靠著司馬德和達克斯,頹廢姑娘讓那些不安分的想成為癌細胞的家伙們紛紛斃命1

這頹廢姑娘,不但貌美如花,而且風姿綽約,在帝國簡直是風頭無兩。可是再美,再有才華的女孩,遇見自己的真命天子,那也只能是自認倒霉,命中注定。張愛玲的克星是胡蘭成,穆念慈的克星是楊康,頹廢姑娘的命中克星,叫做賈虎(受體TGFR2,長的類似于TIGER,所以被稱為賈虎)。賈虎和頹廢姑娘在工作中認識,兩人很快如膠似漆。后來,甚至司馬德和達克斯都是通過賈虎,才得到頹廢姑娘的指令,采取下一步的行動。用個不恰當的比喻,如果說頹廢姑娘是東方不敗,賈虎就是楊蓮亭3。兩人齊心協力,為帝國的防癌抗癌,立下過汗馬功勞。日子雖然過得很苦,頹廢姑娘心里很甜;可是賈虎就不一樣了,靜極思變,他的心就不安分起來。慢慢地,他發生了變化,心思的變化導致身體的變化,身體的變化又加速了心的遠離4。于是,頹廢姑娘忘情的呼喚,得不到一點回音,頹廢姑娘滿腔的溫情,就像昨夜的好夢,凋落的名花。賈虎就這樣變成一個頹廢姑娘最熟悉的陌生人,頹廢姑娘心都碎了。

雪上加霜的是,背叛的不僅僅是賈虎。司馬德也沒能抗住癌癥細胞的誘惑,她也發生了變化。變化了的司馬德,不能夠有效地殺死癌細胞5

面(mian)對這些打擊,怎能不心(xin)碎?怎能不頹廢?

還有更多(duo)的打擊么?當然有。

陰陽從來不可分割,單極粒子似乎并不存在6;天使和魔鬼,從來就不會分開。頹廢姑娘發現,她自己的內心,也藏著魔鬼,in me a tiger sniffs therose。一股隱隱的力量,讓她蠢蠢欲動。

   在這種情況(kuang)下,我決定去游(you)說頹(tui)廢姑(gu)娘。

   “天下(xia)(xia)大勢(shi),不(bu)怕(pa)(pa)瓦(wa)(wa)解(jie),就(jiu)(jiu)(jiu)怕(pa)(pa)土崩(beng)。秦(qin)氏據崤函之固,擁雍(yong)州(zhou)之地,南(nan)取(qu)漢中,西舉巴蜀(shu),振長(chang)策而(er)馭宇內,執(zhi)敲撲而(er)鞭笞天下(xia)(xia),統一(yi)(yi)六(liu)國(guo),希望(wang)(wang)江山社稷流傳(chuan)萬世,所(suo)以自稱始皇,然而(er)陳(chen)勝吳廣在(zai)湖北大喊一(yi)(yi)聲,天下(xia)(xia)就(jiu)(jiu)(jiu)如同黃土做成的莊嚴人偶,轉(zhuan)眼(yan)間變成一(yi)(yi)灘(tan)泥水,這(zhe)就(jiu)(jiu)(jiu)是(shi)(shi)土崩(beng)。西漢景帝年間,吳楚七(qi)國(guo)作亂,臨海(hai)制(zhi)鹽,依(yi)山鑄錢,經濟富饒,民(min)風強(qiang)悍,兵強(qiang)將廣,又周密部署良(liang)久,可(ke)以說(shuo)是(shi)(shi)聲勢(shi)駭(hai)人,可(ke)是(shi)(shi)周亞夫在(zai)山東一(yi)(yi)個(ge)小城里一(yi)(yi)坐,七(qi)國(guo)就(jiu)(jiu)(jiu)望(wang)(wang)風披(pi)靡(mi)了,天下(xia)(xia)就(jiu)(jiu)(jiu)像房上的瓦(wa)(wa)片,掉下(xia)(xia)再(zai)多,屋子(zi)還是(shi)(shi)穩固的,這(zhe)就(jiu)(jiu)(jiu)使瓦(wa)(wa)解(jie)。所(suo)以瓦(wa)(wa)解(jie)不(bu)可(ke)怕(pa)(pa),土崩(beng)才可(ke)怕(pa)(pa)。”

   “帝(di)國(guo)(guo)大勢(shi),也(ye)(ye)是如此,不(bu)(bu)怕(pa)瓦(wa)解,就怕(pa)土(tu)崩。狼行虎嘯,蚊叮(ding)蟲咬,更(geng)有無數細菌,病毒,一(yi)時也(ye)(ye)不(bu)(bu)休(xiu)息,雖然(ran)這(zhe)些(xie)都(dou)給帝(di)國(guo)(guo)帶來過小麻煩,可是帝(di)國(guo)(guo)穩(wen)如泰山,為(wei)什么如此?因為(wei)這(zhe)些(xie)外在(zai)都(dou)是瓦(wa)解之(zhi)(zhi)勢(shi),不(bu)(bu)足擔(dan)憂。然(ran)而(er),帝(di)國(guo)(guo)也(ye)(ye)有自(zi)己(ji)的擔(dan)憂。糖(tang)尿病,癌癥(zheng),心腦血(xue)管疾病,這(zhe)些(xie)疾病發(fa)端微小,可是在(zai)帝(di)國(guo)(guo)自(zi)己(ji)的一(yi)寸(cun)(cun)寸(cun)(cun)土(tu)地(di)上(shang)潛滋暗(an)長(chang),經年累月(yue),漸漸地(di)發(fa)展成帝(di)國(guo)(guo)也(ye)(ye)無法扭轉的局面,這(zhe)就是土(tu)崩之(zhi)(zhi)憂。”

   “到最(zui)后,土崩(beng)又借助瓦解,瓦解又加速土崩(beng),帝國就分崩(beng)離(li)析,變成宇(yu)宙(zhou)間(jian)的一點(dian)灰塵,似乎(hu)從(cong)來(lai)也(ye)沒有存在過。”

   “識時(shi)務者為俊(jun)杰。今天的帝國,外有瓦解之憂,各種細(xi)菌,病毒,PM2.5,層出不窮;內有土崩(beng)之困,癌(ai)細(xi)胞(bao)已經做大,轉眼就會呼(hu)風喚雨,扭轉乾坤。”

   “在這個(ge)時候,您在上,言(yan)不聽計不從,受帝(di)(di)國責罰,在下,令不行禁不止(zhi),遭賈虎司(si)馬德背叛,勢(shi)必成為(wei)帝(di)(di)國凋零的(de)殉(xun)葬品(pin),身(shen)死而無功,為(wei)天下笑。我真為(wei)您捉急啊(a)!”

   頹廢姑娘(niang)大(da)驚:“君謂計(ji)將安出?”

   “我從小從名師,善于(yu)看相(xiang)(xiang)。相(xiang)(xiang)您(nin)的面,命運多(duo)舛,名聲掃地;可是相(xiang)(xiang)您(nin)的背,大(da)吉(ji)大(da)利,貴(gui)不可言!”

   “背(bei)?您是(shi)要我背(bei)板(ban)帝國?”

   看到頹廢(fei)姑娘心動,我(wo)并不(bu)著(zhu)急(ji),慢(man)慢(man)地念出一首(shou)詩:

這是一溝的死(si)水,

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

不如多扔些

爽性潑(po)你的

也(ye)許銅(tong)的要綠成翡翠,

鐵(tie)罐上銹出幾(ji)瓣桃花(hua);

再讓油膩(ni)織一(yi)層

給他蒸出些(xie)云霞。

讓(rang)死水酵成一(yi)溝綠酒,

漂滿(man)了(le)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zhu)笑一聲變成(cheng)大珠(zhu),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nei)么(me)一溝絕望(wang)的死水(shui),

也就夸得上幾分鮮明(ming)。

如果青蛙耐不住

又算(suan)死水叫出了歌聲。

這是一溝絕望的(de)死水,

這里斷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讓給丑(chou)惡來

看它(ta)造出個什么世界(jie)。

   頹廢姑娘心(xin)思驚(jing)疑不(bu)定(ding),若有所(suo)思。

   是時(shi)候了(le),我最(zui)后說(shuo)道:“姑娘蘭心蕙質,冰雪聰(cong)明。不用我多說(shuo)。帝國(guo)大勢已定,與其坐而待斃,不若反其道而行之,揭竿而起,助(zhu)我們癌細胞成(cheng)(cheng)(cheng)其大事,那樣你能封侯拜(bai)相(xiang),天下仰望(wang)。這一(yi)敗一(yi)成(cheng)(cheng)(cheng),一(yi)逆一(yi)順,或是糾結于帝國(guo)的(de)(de)衰敗,變(bian)成(cheng)(cheng)(cheng)屌絲(si)般老(lao)去,或是華麗轉身,變(bian)成(cheng)(cheng)(cheng)白富美(mei)的(de)(de)女(nv)神般綻放,就(jiu)在(zai)您一(yi)念(nian)之間(jian),您還(huan)要再(zai)糾結么?”

   頹廢姑娘一掃往日臉上的陰霾,展顏一笑,美若桃花,“倫家跟定你了啦!7”。

[1] TGF-β. Wikipedia.

[2] TGF-β receptors. Wikipedia.

[3] TGF-β必須和受體相互作用,然后TGF-β信號通路才能啟動。[4] Tumor suppressor activity of theTGF-β pathway in human cancers. .June 1996; 7: 93-102.TGF-β受體突變后,或者不在細胞表面表達,或者對TGF-β的響應減弱,從而使TGF-β信號通路的抑癌作用受影響。

[5] Frequency of Smad GeneMutations in Human Cancers. Cancer Res July1, 1997; 57: 2578.

[6] Magnetic Monopoles. Wikipedia.天才的物理學家保羅狄拉克(Paul Dirac)曾預言具有單一極性的粒子存在,不過到現在也沒有確鑿的證據證實單極粒子。[7]Actions of TGF-β as tumorsuppressor and pro-metastatic factor in human cancer. January 2007; 1775: 21–62.TGF-β既能作為腫瘤生長的抑制因子,也能幫助腫瘤轉移。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2-2024 蘭州科林生物醫藥有限公司 營業執照 網站管理